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陽壽已欠費討論-第五百一十二章 將計就計閲讀

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阳寿已欠费
李闻干咳了一声,说道:“好像确实有点跑题了。”
苏渊夜嘿嘿一笑:“不过现在搞投资,确实挺合适的。”
李闻点了点头:“那倒是。”
这时候,王萌从旁边经过,纳闷的说道:“你们两个不是大能吗?大能还需要搞投资?”
李闻和苏渊夜都是微微一愣。
对啊,大家都是大能啊,大能还需要这样吗?大能在任何时候都不缺钱啊。
李闻干咳了一声,有些尴尬的对苏渊夜说道:“让苏兄见笑了,以前穷日子过得太多了。现在不缺钱了,但是意识没有跟上。”
苏渊夜也说道:“我也是,我也是。不过李兄乐善好施的大名,我可是听说过。据说李兄到目前为止,依然是在捐款排行榜的榜首上面。”
“尤其是那一次,对男科疾病诊疗中心的捐款,令人叹为观止啊。”
“虽然有不少人说,李兄是因为同病相怜才捐款的,但是我绝不这么认为。李兄一定是单纯的想要捐款而已。”
李闻瞪了瞪眼:“哪个王八蛋说我是因为同病相怜?”
苏渊夜愣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的说道:“这好像是钱院长说的。”
李闻向钱院长的办公室看了一眼,然后干咳了一声,低声说道:“你是不知道,其实我一直把钱院长当成自己的亲人。”
苏渊夜嗯了一声:“这个我知道,恐怕人间所有人都知道。钱院长是你的导师,是你的慈父嘛。”
李闻:“……其实我们算是朋友。”
他呵呵笑了一声:“我其实内心深处,是很尊重钱院长的,所以钱院长的难言之隐,我们不管吗?我能任由钱院长身患隐疾,因为面子不肯说出来,而独自承受痛苦吗?”
王萌疑惑的说道:“为了面子?钱院长要面子吗?”
李闻:“……怎么哪都有你?”
王萌嘿嘿笑了一声,转身走了。
李闻感慨的说道:“所以啊,钱院长要面子,那我就只能不要脸了。钱院长不肯说的事情,我就帮他做。钱院长不敢做的事情,我偷偷帮他做。”
苏渊夜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真是一出父慈子孝的好戏啊。”
李闻:“……”
他干咳了一声:“其实我们算是朋友。”
苏渊夜认真的点了点头:“这个我知道。钱院长在很多场合说过,他和子女相处的方式,更像是朋友。”
李闻:“……”
苏渊夜丝毫没有注意到李闻的脸色,他还处于自己的想象中:“这么说来,李兄是为了给钱院长治病,才捐助了男科医院。可是……医院虽然多,钱院长不肯去治疗,那不还是没有用吗?”
李闻微微一笑,说道:“其实像钱院长这样的男人很多,他们需要治疗,但是又不肯去治疗。难道他们不知道治疗的好处吗?”
“他们不肯去,无非是因为社会舆论的压力罢了。好像男人去男科医院,就很丢人一样。”
“就譬如前几年,我们茹毛饮血的时候,谁也不穿衣服。现在呢?稍微穿的暴露一点,就被说成是伤风败俗。”
苏渊夜干咳了一声,说道:“李兄的这一句前几年,可真的是……挺靠前的。”
李闻说道:“以大能的视角和寿命来说,那可不就是前几年吗?”
苏渊夜连连点头:“没错,没错,那确实是前几年。”
李闻接着说道:“所以,我给男科医院捐款,并不是要钱院长去治病。而是要改善社会风气,我要让社会上的人认为,得这个病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这个病可以治,而且必须要治。”
“当社会风气开放之后,看男科就像是喝酒吃饭一样简单。到那时候,钱院长自然就去了。”
苏渊夜使劲点了点头:“真周到,想的真周到啊。生子当如李大能。”
李闻:“……”
他有些无语的对苏渊夜说道:“怎么今天你一直在儿子上面打转?”
苏渊夜愣了一下,然后对李闻说道:“惭愧,惭愧,我老婆怀孕了,我满脑子都是这件事。”
李闻哦了一声:“理解,理解,恭喜,恭喜。”
苏渊夜抱了抱拳,说道:“同喜,同喜。”
李闻和苏渊夜客气了一会。苏渊夜又说道:“不过,我还是有一点不明白。这个钱院长……那是当世大能啊。这样的大能,也会有男科问题不能解决吗?”
李闻呵呵笑了一声,对苏渊夜说道:“苏兄有所不知啊。这个问题,大多数时候其实是心理问题。”
“这就类似于怨气,盘旋在脑海中之后,就再也挥之不去了。普通人遇到这种事,就够糟心的了。而钱院长是大能,遇到这种事,很容易转化成怨气,和魂魄融合在一块,再想要驱逐,那就是难上加难了。”
苏渊夜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李闻说道:“所以,他必须去医院,听一听专业医生的讲解,才能打开心结。”
苏渊夜恍然大悟,对李闻说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李闻干咳了一声,说道:“我们是不是又跑题了?现在说回到人间的问题上来。人间的念力研究,在你看来,全都是瞎扯吗?”
苏渊夜嗯了一声:“全都是瞎扯。首先,他们的理论就是错的。其次,他们各种中饱私囊。就算有一两个人,是真的想要做事,但是他们的举动,改变不了大局。”
“这样的研究,是需要成千上万人的配合的,一两个人起不了太大作用。”
李闻缓缓的点了点头。
他有些失望的说道:“本来以为,人间有很多聪明才智之士,也许能有帮助修行人,研究出念力的原理来,现在看来,多半是不行了。”
说到这里,李闻皱了皱眉头:“可是不对啊。吴能的研究成果,我都详细的分享给人间了。难道人间人就没有任何借鉴吗?怎么他们选择了一条完全不一样的道路?”
苏渊夜说道:“或许,他们是不想在你的庇护之下,在你的羽翼之下进行研究吧。他们想要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
剑玄录 古龙
李闻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人间,无论何时何地,都有这样的风骨的。”
李闻把鼠仙偷回来的资料给苏渊夜看了看。
苏渊夜看完之后,摇了摇头,对李闻说道:“用处不大,不过可以作为排除法,排除出去。”
李闻随手把资料丢给了内心世界中的吴能。
然后苏渊夜告辞离开了。
苏渊夜走到半路上,又折返回来了。
他走到钱院长窗外,看着那个正在辛勤工作的身影,不由得感慨万千。
“钱院长,钱院长?”苏渊夜在窗外轻轻地呼唤着。
钱院长连忙把什么瓶什么梅藏了起来。
他正襟危坐,然后缓缓地扭头,看向窗外,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怎么了?”
苏渊夜说道:“院长,我是在你背后默默地支持者你的。不要讳疾忌医,都会过去的。”
钱院长:“啊?”
苏渊夜小心翼翼的说道:“其实,我们同病相怜,所以……你也要加油啊。”
钱院长:“啊?”
苏渊夜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
在回真人总部的路上,苏渊夜一脸感慨的想:“没想到啊,李兄年纪轻轻,居然还懂这些。”
“没错,这就是心理问题。怨气已经和我的魂魄融合在一块了,我得早日解开心结。否则的话,堂堂大能,竟然如此无力,太说不过去了。”
与此同时,钱院长又把桌子下面那本书拿出来了。
“嗯……梅花的插画艺术,先要选择一个好看的瓶子,然后选择含苞待放的梅花……”钱院长挠了挠头:“想要提升自己的品味,真的很难啊。”
…………
这时候,围绕着永康精神病院,已经布置好了三道结界。
除了明面上这三道结界之外,还有数不清的陷阱。
可以说,永康精神病院,是整个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了。
李闻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正在看着自己的杰作,雀仙忽然找上门来了。
李闻笑眯眯的说道:“好久不见啊。夜猫子上宅,无事不来,你这次有何贵干。”
雀仙翻了翻白眼,对李闻说道:“李闸有消息了,你去看看吧。”
李闻惊奇的说道:“他不是被切成片了吗?”
雀仙说道:“我们把他拼好了。”
李闻惊奇的说道:“每一片都一模一样,你是怎么拼好的?”
雀仙说道:“很简单啊。既然所有的都一模一样,那就随便拼一下就行了。”
李闻点了点头:“好有道理啊。不过拼完了之后怎么样?效果出来没有?”
雀仙说道:“效果挺好的。现在能吃饭能喝水,能说话能睡觉,和普通人差不多。可见我瞎猫碰死耗子,给他拼的挺成功的。每一片都到了正确的位置。”
李闻幽幽的说道:“这种概率比较低吧?”
雀仙嗯了一声:“确实不高,但是我做到了,是不是挺佩服我的?”
李闻点了点头。
很快,他们看到了拼接好的李闸。
李闸身上裹着白色的绷带,有点像是木乃伊。
李闻说道:“如果把绷带拆了,他会散架?”
雀仙说道:“那倒也不会,我只是觉得,如果给他裹上绷带,更符合他的人设。”
李闻点了点头:“有见地。”
他问李闸:“你还记得我吗?”
李闸点了点头:“你是李闻。”
李闻满意的笑了:“你在那片云上面看到了什么?”
李闸有点不放心的左右看了看。
雀仙和狗仙说道:“没事,有什么话你就说,我们这里有很多人呢,都会保护你的。”
李闸小声说道:“那我就……说了?”
李闻等人点头:“说,大胆的说,毫无顾忌的说,肆无忌惮的说。”
李闸说道:“我看见了未来。”
“在未来的某一天,李闻做了人间的暴君。他统治了世上的万千生灵,并且残忍的吸收这些生灵的念力生机和能量。”
“对了,他还创造了新的人类。并且用新的人类,代替旧的人类。这新的人类不知道休息,没有反抗意识,就像是蚂蚁一样,只知道给李闻干活。”
雀仙和狗仙都一脸警惕的看着李闻。
李闻有点无奈的对李闸说道:“你是说,我做了暴君?”
李闸像是刚刚意识到这一点一样,惊讶的看着李闻,然后说道:“哎呀呀,居然是你?”
李闻:“……”
他想了想,随手把李闸身上的绷带拆了,然后拍了一下,李闸的魂魄顿时四分五裂,又变成了很多片。
雀仙幽幽的说道:“怎么?被人道破了心事,就要杀人灭口吗?”
李闻摇了摇头:“倒也不是杀人灭口。只是……验证一下。”
随后,他随手把李闸拼了起来。
重新拼好的李闸,和刚才的次序并不相通,可是新李闸依然能吃能睡。
他愣愣的看着众人。
李闻又问道:“你在那片云上面看到了什么?”
李闸说道:“我看到古老造反了。”
李闻:“啊?”
李闸说道:“古老是隐藏在人间的奸细。他杀了所有人。所有的大能都被他偷袭了,然后人间毁于一旦。”
李闻听得心惊肉跳。如果不是后面的话,李闻几乎要信了。
谁知道李闸接下来说道:“古老杀了所有人之后,做了人间的暴君。他统治了人间,强迫大家上交念力能量和生机。”
“对了,古老还创造了人类。这人类是按照古猿的形象创造的。所以后来有人认为,人类是从猿猴进化来的,其实不是那么回事,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李闻说:“别扯淡,基因检测什么的,早就证明了……”
李闸呵呵笑了一声:“对于大能来说,那不是很简单吗?”
李闻叹了口气,然后随手把李闸打乱。
这一次,李闸又换了一副说辞,对李闻说道:“要小心地仙,地仙很危险。他想要做暴君。”
雀仙和狗仙智商再低,也感觉到不对劲了。
他们问李闻:“这是怎么回事啊?这家伙怎么见谁说谁是暴君?”
李闻笑眯眯的说道:“可以想象,在未来是一个很奇异的社会。那个社会,所有人都是皇帝,于是人人平等自由。”
雀仙:“……”
李闻拍了拍他的肩膀,很同情的说道:“你被人骗了。这家伙是那片云派下来挑拨离间的。他根本不是真正的李闸。。”

tzytl精品小說 陽壽已欠費 線上看-第五百零八章 英雄必須祭祀讀書-mkjn3

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阳寿已欠费
那一天,证道的人有很多。
其实说是证道,无非就是借助动物的念力保住自己的性命罢了。
保命的手段而已,称不上多光明正大,多光彩,多自豪。
鼠仙保住性命之后,就找了个地方,努力的吸收阴气,并且用念力巩固自己的身体。
然后,他活下来了,他迅速的逃离了江城。
他前脚刚刚出来,后脚江城就被封闭了。
外面的人间,依然一片祥和,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大家依然热爱生活,依然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
鼠仙看着为了生活忙忙碌碌的人们,忽然呜呜的哭起来了。
只有在江城经历了生死,才能知道现在的悲欢离合是多么的的可贵。
他没有再偷过东西,因为他使用鼠证道的。
世人虽然讨厌老鼠,但是也不乏喜欢的。
就应了那句话: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鼠仙靠着这些念力,躲在暗处,一点点的成长起来。
大多数时候,他都在暗无天日的地方宅着。
在那种时候,他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出一幕幕往事来。尤其是江城中的一幕幕往事。
鼠仙总是从噩梦中惊醒。
后来,他知道不能这样下去了。
于是,他从藏身之处走了出来。
他开始寻找道士的亲人。
其实道士说过,他没有任何亲人,因此在人世间四处游荡,无牵无挂。
但是鼠仙觉得,人生在世,怎么会一个亲人都没有呢?
就算没有亲人,总有朋友吧?就算没有朋友,总有认识的人吧?
其实鼠仙也没有亲朋好友,他只认识道士一个人。
他想找到道士的朋友,和那些人聊聊道士。
聊聊道士的过去,聊聊道士的死,喝几口酒,感慨一番。
鼠仙不希望道士这样悄无声息的死去。他希望道士能够留下姓名,留下痕迹,哪怕是很短暂的姓名。
但是鼠仙没有找到,什么都没有找到。
人生如朝露。
那段时间,鼠仙觉得自己顿悟了。
所有人都是这个世界的匆匆过客,寿命有限,死后为鬼,鬼死后依然是永远的空白。
种田小娘子 江清浅
就算能够青史留名,可是前年百年后,谁还关注?
如果尺度放大到几万年呢?几十万年呢?几百万年呢?
或许是因为这番经历,鼠仙的修炼一直很顺利,没有受到怨念的困扰。
对于这样一个大彻大悟,看开一切的人来说,什么怨念,什么烦恼,都已经不存在了。
鼠仙想到这里的时候,忽然听到吧嗒一声,密码锁打开了。
于是,他悄悄地钻到了保险柜当中。
这保险柜很大,大的就像是一间屋子。
在这屋子里面,有很多抽屉。
每一个抽屉里面,都放着一份绝密文件。
如果挨个找下去,恐怕会浪费很多时间。
夜长梦多啊,也许过一会就被人发现了。
鼠仙把自己的魂魄分成了很多份,开始感应每一个抽屉里面都有什么。
有的是文件,有的是珠宝,有的是印章,有的是……
鼠仙叹了口气,他觉得保险柜里面的东西很有生活气息,也许只有人间才会出现这种东西。
当初鼠仙本来觉得自己是人间的局外人。
他整天在人间游荡,已经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
后来是人间的烟火气吸引了他。
他觉得人间是一件粗糙的艺术品。
初次看起来,觉得很粗糙,很杂乱无章。
不同的人种,不同的语言,不断地战争,不断地争吵。没有片刻安宁。
但是仔细去看,又觉得很精妙。
无论是人的身体,还是人的社会,都恰到好处,一环扣一环,浑然天成,不见半点雕琢的痕迹。
那段时间,鼠仙如痴如醉的研究着人间。
渐渐地,他爱屋及乌,重新爱上了世人。
鼠仙从大彻大悟,又变成了拥有烟火气的普通人。
只不过这一次,是升华之后的普通人,与之前不可同日而语。
后来李闻召集所有修行人,商议拯救人间的对策,鼠仙是主动出来的。
这时候,鼠仙已经把整个人间当成自己家了。
鼠仙一边回忆往事,一边把所有的柜子都看了一遍。
最后,他的注意力锁定在了一个U盘上面。
念力研究的资料,应该就在这U盘当中。
鼠仙看不到里面的内容,但是他能感觉到,这就是关于念力的资料。无他,因为U盘旁边还有一份纸质的文件。
鼠仙也没客气,全都打包带走了。
从保险柜溜出来之后,鼠仙很贴心的关上了门,然后向永康研究所疾奔而去。
然而,在半路上的时候,鼠仙忽然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这种气息很淡,很遥远。仿佛是多年前的惊鸿一瞥。
鼠仙的理智告诉他:不要管了,快走吧。
但是鼠仙的第六感告诉他,必须下去一趟,必须看看那里是什么情况。
于是,鼠仙下去了。
他看到了一件破败的道观。
道观很破,但是打扫的却很干净。
有一个十来岁的女童,正坐在门槛上,皱着眉头看着远处的云起。
鼠仙一步步走过去。
女童看到了人间,顿时惊喜的站了起来,当她看到鼠仙的脸的时候,又失望的坐下去了。
鼠仙看见女童身上穿着道袍,只不过这道袍已经很旧了。很多地方洗的发白,很多地方都打着补丁。
女童看见鼠仙之后,有意的把补丁藏了藏。
鼠仙看到补丁,放心内心深处有什么地方被击中了一样。
有些心酸,有些悲伤。
鼠仙把这些莫名其妙的情绪驱赶走了。
他对女童说道:“你是谁?”
女童看着鼠仙:“你又是谁?”
鼠仙说:“道观里的其他人呢?”
女童说:“出远门了。”
鼠仙问:“去什么地方了?”
女童说:“几年前江城闹灾,师父带着两个师兄去救灾了。我一直在等他们。”
鼠仙微微一愣。
他想了想,用精神力模拟出来了当年的小道士:“是他吗?”
鼠仙只见到了小道士几秒,就是小道士提着桃木剑,抱着一腔赴死之心,冲向阴间人的场景。
鼠仙只模拟出来了这一段冲刺,没有模拟小道士的惨死。
女童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她瞪大了眼睛看着小道士。
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之后,女童带着哭腔问鼠仙:“我师兄,怎么样了?”
鼠仙冲她勉强笑了笑:“你放心,他很好。他杀敌无数,已经做了英雄。”
女童像是松了一口气,他又问:“那我师父和另一个师兄呢?”
鼠仙说:“他们都很好,他们也是英雄。”
女童使劲点了点头。
鼠仙拍了拍她的头:“你要一直在这里等他们吗?”
女童说:“当然要等,不然他们回来了,就找不到我了。”
鼠仙想了想,对女童说:“英雄是很忙的。现在人间大乱,有很多事等着他们做。”
“要不然,我帮你在这里留一个纸条,然后你跟着我走,去人间怎么样?”
女童说:“这里就是人间。”
鼠仙叹了口气,然后在身上摸了摸。
他把能找到的天材地宝都拿了出来,交给了女童。
然后说道:“如果你有困难了,可以随时找我。我叫鼠仙。”
女童懵懵懂懂的哦了一声。
鼠仙带着U盘和文件,继续赶路。
他回头看了看,发现女童依然坐在门槛上,望着远方的云气。
鼠仙留下的宝贝,她根本没有动。
女童盯着云气看了一会,忽然开始擦眼泪。
鼠仙忽然意识到,女童或许猜到了,她的师父和师兄已经不在人世了。
或许,在鼠仙来之前,她就已经猜到了。
鼠仙叹了口气,扭过头去,不再看女童了。
年纪大了,越来越受不了这种场面了。
回到永康精神病院之后,鼠仙找到了李闻。
李闻正在安排一些大能,在永康附近布置一个结界。
按照李闻的设想,对方已经弄来了一个假李闸,看来在那片云到来之前,对方似乎察觉到了人间的反抗,想要搞点事情了。
既然如此,那就有所防备吧。别等着大战还没有开始,就被人阴死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李闻看到鼠仙之后,热情的招呼他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怨气酒。
鼠仙微微一笑,摆了摆手拒绝了。
李闻惊奇的看着鼠仙:“怎么?你不想喝吗?”
鼠仙嗯了一声:“我已经看过世间百态了,不需要怨气酒了。”
李闻说:“人间就是这样,你以为你已经了解人间了。但是换个角度看,你会发现更精彩的地方。”
“要不然那么多人舍不得死呢?”
鼠仙说:“我只看到了一种,就已经回味无穷了,剩下的已经不需要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大漠 孤 煙 直
李闻向鼠仙竖了竖大拇指:“高境界。”
随后,李闻问鼠仙:“东西拿到了吗?”
鼠仙嗯了一声,把资料交给了李闻。
李闻看了看,发现里面有各种数据,什么赫兹,什么半径,什么功率。
看得人头晕眼花,他直接把这些东西交给了吴能。
他拍了拍鼠仙的肩膀:“你做的很好。我这里还有一些好东西,你可以随便选一样。”
这算是给鼠仙的报酬了。
没想到鼠仙摇了摇头,对李闻说道:“其实……我不需要这些东西了,我有个不情之请。”
李闻好奇的问:“怎么?”
鼠仙说:“现在人间遇到大劫了,我们正在全力对付那片云。”
李闻嗯了一声:“是啊。”
鼠仙说:“不过,人间不止遇到过这一次劫难。我们曾经有多很多场战斗。比如人间对阴间的战斗,在江城很多人战死了。”
“可是现在,阴间消失了。那场战斗也没有人提起了。那些战死的人,也曾经因为守护人间,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但是最后,因为大势的变化,他们当初的贡献似乎没有那么重要了。”
李闻摇了摇头:“很重要,一直都很重要。”
鼠仙说道:“那我们能不能帮他们立一个牌位,让他们能享受到祭祀。或者传播一下他们的事迹?”
李闻说:“当然可以。”
鼠仙有点犹豫:“真的可以吗?”
李闻笑了笑:“为什么不可以?”
鼠仙沉默了一会,对李闻说:“现在阴间和人间已经合流了。我们纪念这样的英雄,那些阴间人会不会愤怒?”
“现在我们的敌人毕竟是那片云。如果因为祭祀死去的人,让活着的人起了内讧,最后因此而害了人间,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李闻嗯了一声:“你的担心也很有道理。”
“不过,阴间人已经消失了,不存在内讧的问题。就算阴间人没有消失。他们到了人间,那就是人间人了。”
“这不妨碍他们崇拜我们的英雄,我们崇拜的是英雄杀敌的精神。至于血缘上的事,那是小事。”
鼠仙说:“你的意思是,同化?”
李闻嗯了一声。
鼠仙更加犹豫了:“这样会不会让人说,我们在故意同化他们?这样他们会有意见的。”
李闻呵呵笑了一声:“为什么他们不想让我们同化他们?他们是有异心呢?还是想怎么样呢?”
“世界大势,是向前走的。从一个个部落,变成部落联盟,从部落联盟变成国家。守着所谓老祖宗的那点东西,除了让他们精神上觉得自己很个性之外,没有一点好处。”
“不朝前看,反而朝后看。难道生了病之后,先要讨论一番阴阳五行再抓药吗?”
鼠仙苦笑了一声:“这个道理,你我都懂,可是他们未必懂啊。人家对自己的老祖宗,毕竟是有感情的。”
李闻摊了摊手:“那没办法了。谁让那些英雄是咱们人间的英雄呢?谁让人间赢了呢?谁让人间占了大多数呢?”
“有本事,他们也赢一次好了。先己后人,先亲后疏。祭祀自己的族人,还要看敌人的脸色,担心敌人高兴不高兴,那是不是太贱了一点?”
鼠仙嗯了一声:“好像挺有道理的。”
李闻拍了拍鼠仙的肩膀:“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吧。把古往今来,反是对人间有贡献大人,都一一查访出来,最好用精神力模拟出来他们的容貌,声音,事迹。做的宏伟一点,壮观一点,感人一点。”

5ak9n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陽壽已欠費 西西弗斯CC-第五百零五章 你的臉呢鑒賞-i6nc4

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
首领问文学家:“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呢?”
文学家说道:“现在当务之急,是把基站都停下来,免得影响念力的传播。”
通信专家:“……”
听到这里,他实在是忍不了了。
他对首领说道:“这个政策,万万使不得啊。”
首领好奇的问道:“为何使不得?”
通信专家说道:“那些修行人,可以用精神力千里传音。但是我们真人不行,我们只能借助外部科技。有了手机之后,我们可以勉强做到隔空打电话。”
“可是,如果把基站停了,我们不就等于失去耳朵了吗?”
军门虎子 闪烁
“现在和修行人的争斗,我们已经处于下风了,如果再这样自己作死,我们就只能一败涂地了。”
通信专家看向首领,说道:“我建议,立刻把文学家换下去。这家伙什么都不懂,除了添乱,什么都做不到。”
文学家一脸不满,说道:“我怎么不懂?昨天还给你讲墨子呢。”
通信专家一副懒得搭理他的样子。
首领犹豫了一下,说道:“基站、电磁波……这些东西,是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容易找到的突破口。”
“如果放弃了这一点,我们怎么研究念力?怎么和修行人抗衡?到那时候,我们人间岂不是受人奴役了?这代价太大了,实在是太大了,我不能做这个决定,我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基站可以停掉,但是人类不能做奴隶,孰轻孰重,我想大家心里都有数。”
话说到这份上,通信专家已经无话可说了。
有人说道:“可是没有了基站,我们怎么打电话呢?”
萌受養成計劃 無常
首领说道:“可以用电话线嘛。再不济就用飞鸽传书,实在不信就骑马送信,我们的祖先没有这些高科技,不也创造了辉煌灿烂的历史吗?”
文学家使劲点头,并且动情的说道:“从前车马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那真是人类的田园时代啊。”
通信专家看着文学家,幽幽的说道:“听您这口气……被绿过?”
文学家看了看通信专家,不屑的翻了翻白眼。
于是,人间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拆除基站的大运动。
这样大规模的工程,很快就惊动了修行人。
李闻马上找来了负责对接人间事物的苏渊夜,好奇的问道:“他们这是……什么意思啊?”
苏渊夜哦了一声,对李闻说道:“他们在拆除基站,说基站会影响念力的发挥。”
李闻都挺傻了:“是这样吗?我怎么不知道啊。”
他对内心世界中的吴能说:“吴兄,基站会影响念力吗?”
吴能说道:“不会啊。”
李闻纳闷的对苏渊夜说道:“我不是让狗仙,把实验数据详细的传给他们了吗?他们怎么开始研究基站了?”
苏渊夜哦了一声,说道:“数据确实给他们了,他们也认真的研究了。还成立了两个小组。一个小组用来研究我,一个小组用来研究你的数据。”
李闻纳闷的说:“这不是挺好的吗?怎么他们现在跑偏成这样了?”
苏渊夜叹了口气,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啊。也许他们自己偷偷的研究出来了什么成果也说不定。”
李闻想了想,然后缓缓的点了点头:“你这话,有道理。也许人间自己研究出来了一些成果。”
“人间也有很多聪明才智之士啊,他们的实力不可小觑。我们得向人家想学习,得向人家取取经。”
“这样吧,过几天我派狗仙过去一趟,好好向他们请教一下,看看他们发现了什么。”
苏渊夜嗯了一声:“最好问问。人间确实挺特别的。他们除了不能修行之外,聪明才智,绝对不弱于我们。”
李闻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未來傳奇
…………
“耗子,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啊?”狗仙拽住耗子,好奇的问。
狗仙觉得自己和耗子关系很好,毕竟狗仙经常向耗子传输实验数据,在他眼中,两个人已经是好哥们了。
当然了,耗子怎么看待他,他并不清楚。甚至有些天真的觉得,耗子对他也是很真诚的。
耗子疑惑的看着狗仙,一脸的懵逼:“什么在干什么?我们什么也没干啊。”
狗仙说道:“别闹,你们最近到处拆除基站干什么?”
耗子说道:“拆基站?有吗?”
狗仙懵了:“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啊。你不上网吗?”
耗子说:“基站都拆了,怎么上网?”
狗仙挠了挠头:“也是啊。不过……可以上有线的那种啊。我不知道怎么描述。”
耗子哦了一声:“这样啊。要不然……我回去问问首领,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狗仙连连点头:“去问问,去问问吧。我就在这里等你。”
耗子哦了一声。
几秒种后,首领在密室会见了耗子。
随身带着镇守府
耗子谨慎的看着密室,对首领说道:“这里,不会被窃听吧?”
首领嗯了一声:“你放心。这个地方,可以隔绝精神力。”
耗子说:“念力呢?念力能不能隔绝。”
首领说道:“念力虽然不能隔绝,但是可以扰乱,你放心吧。”
这时候耗子才发现,这房间里面,到处都是路由器。
他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首领对耗子说道:“你这么急匆匆的来见我,是有什么事吗?”
耗子低声说道:“刚才狗仙来找我了,问我们为什么要拆除基站。”
首领微微一笑,说道:“看来,对方想要摸清楚我们的底啊。”
耗子使劲点了点头:“他们故意给我们假数据,想要把我们引到什么植物动物的分类上面去,这不是扯淡吗?”
“好在我们自己仔细观察,发现了他们的异常。现在他们慌了。”
首领嗯了一声:“他们慌了,就说明我们做对了。这样很好,我们要继续做下去。并且要坚持做下去。不能受他们的影响。”
耗子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然后问首领说:“我应该怎么答复他们?”
首领想了想,对耗子说:“你就说,辐射对身体有伤害,所以我们想要拆除。”
耗子愣了一下,说道:“这么明显的借口,他们会相信吗?”
首领呵呵一笑,说道:“你放心,他们不信,但是我们要的不是让他们相信,而是有一个借口搪塞就可以了。”
耗子点了点头。
然后,他找到了狗仙。
狗仙早就等着急了,看见耗子出来,一脸不高兴:“鼠兄,你去哪了?”
耗子说道:“我刚才去向首领打听了。首领跟我详细的讲了讲,为什么要拆除基站。”
狗仙一脸感兴趣的问道:“是啊,为什么啊?能不能跟我说说?”
耗子说道:“因为辐射对人体的伤害太大了。”
末世悠闲生活 晓晓偲雨
狗仙:“啊?”
耗子说道:“经过我们的认真研究,认为辐射很伤身体。现在的人,得癌症的越来越多了。除了水污染,空气污染,土壤污染,核试验放射性物质残留,抗生素滥用,农药超标,作息不规律,生活压力大之外。”
“应该还有辐射的因素。”
狗仙目瞪口呆的看着耗子,良久之后,幽幽的说道:“你……确定?”
耗子认真的点了点头:“确定。”
狗仙拍了拍耗子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基本的科学素养,咱们还是要有的,你没听说过那个说法吗?太阳就是最大的辐射源。”
“你不怕太阳辐射,那怎么就怕基站呢?如果基站都受不了,那就别出来晒太阳了。”
耗子说道:“那不一样。太阳辐射是太阳辐射,基站的辐射是基站辐射。如果辐射是安全的,那核辐射怎么那么可怕呢?”
狗仙:“……”
这就触及到狗仙的知识盲区了。
他沉思良久,然后对耗子说道:“这个问题……等我问问你别人再答复你。”
耗子对狗仙说道:“不用了,我内心之中,已经有答案了。别人的说法影响不了我,你所说的那些,都是资本家的谎言,为了赚我们的钱,伤害我们的健康。”
狗仙:“……”
他叹了口气,只能无奈的走了。
穿越好事多磨
几分钟后,狗仙见到了李闻。
李闻问道:“他们怎么说?”
狗仙说:“他们当中好像出现了民间科学家。”
李闻哦了一声:“高手在民间啊?”
狗仙说道:“高手嘛,倒未必是高手,但是他们挺信的。”
随后,狗仙把耗子的话说了一遍。
李闻眉头紧皱:“是这样吗?”
狗仙走了。
李闻又去找钱院长了。
双面恋人:兔子打倒帅校草
钱院长笑呵呵的说:“李闻,你来的是越来越频繁了。怎么?觉得自己的心理问题越来越严重了?”
李闻摇了摇头:“那倒不是,我只是有一个难题,可能需要你来帮忙解答一下。”
钱院长得意的说道:“果然遇到困难,还是想起我来了吧?”
李闻嗯了一声:“毕竟对方不是正常人。也只有你能理解他们的思路了。”
钱院长皱了皱眉头,对李闻说道:“你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李闻说道:“有吗?我是在称赞你医术高明,可以理解精神病人的心声。”
钱院长有些疑惑的看着李闻:“你是这么想的吗?”
李闻认真的点头:“是啊,我就是这么想的。”
钱院长直视李闻的目光,想要从他的眼睛中看出一丝羞愧来。但是……并没有。
钱院长放弃了,感慨地说道:“对于你这种厚脸皮的人来说,说什么都白搭。”
李闻呵呵笑了一声,直接换了话题。
他对钱院长说道:“最近我遇到了一件事,和人间有关的事,你给我参谋参谋,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随后,李闻把最近真人们的怪异举动说了一遍。
钱院长听完之后,缓缓的点了点头,说道:“这是很高明的策略,除非是聪明人,否则看不懂的。”
李闻:“……也就是说,您老人家就是那个聪明人呗。”
钱院长谦虚的笑了笑:“不要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让人多不好意思。”
影帝的小影後 穗穗
李闻叹了口气:“行吧,对于你这种人,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跟我分析分析吧,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钱院长说道:“他们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在迷惑你们。”
李闻:“哦?”
钱院长说道:“人间的首领,那是相当聪明的,从来不会无的放矢。你看到的任何怪异的举动,其实都是在下一盘大棋。”
“你明白吧?所以他们拆除基建设施,绝对不是吃饱了撑的,故意这么干。这些东西,或许真的和念力有关系。”
“但是到底和念力有什么关系。又绝对不是他们说的那样。他们是为了防止被你们偷走秘密,所以把真正的原因隐藏起来了。”
李闻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钱院长说道:“所以,真正的秘密,还需要你们自己去挖掘啊。”
“修行人不信任真人,真人也不信任修行人。你们之间有合作,也有提防。”
钱院长想了想,对李闻说道:“你要去研究基站和念力之间的关系吗?”
李闻说道:“这个……有点麻烦啊。我现在能用的,也就是吴能和那些研究所。”
“吴能是个天才,但是只有一个人,势单力薄。至于研究所嘛……研究所倒是人数众多,但是他们擅长的是把理论转化为应用,而不是开创理论。”
“让他们制造出来飞机大炮,他们或许很在行,但是让他们提出相对论,他们就抓瞎了。”
“而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其实是突破。飞机大炮固然很厉害,但是面对那片云,已经差了很多了。”
钱院长说:“是啊。所以你打算怎么办?任由人间去研制,然后对付你们吗?”
李闻笑了笑:“我先让人间去研制,等人间研制出来之后,我再派一个身手比较好的修行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出来。让我想想啊。鼠仙似乎挺擅长敢这种事的。”
钱院长:“这么不要脸?”
李闻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嗯。”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