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當芒果愛上稻穀討論-第69章 舒哥出事了熱推

當芒果愛上稻穀
小說推薦當芒果愛上稻穀当芒果爱上稻谷
谷雨最终决定,不拆这个盒子了。
夏舒芒和夏至达成了什么协议又或许断了什么关系,基本上都在这个盒子里了。
民航机长的工资在这个年代应该不算低,夏舒芒刚入职,没有房贷车贷的压力,除去每月的物业费水电费,其余的钱用做生活费绰绰有余。
飞国际航班比飞国内的工资要高一些,夏舒芒到底为什么这么拼?
难不成,他缺钱?
夏舒芒这个人除了对鞋有偏爱外,对其他身上的装饰一点不上心。
几曾何时,谷雨发现夏舒芒的那面aj墙上的鞋在逐渐减少,他是已经放弃对鞋的执念了吗?
如果是的话,他又没有爱买名牌吃山珍海味买古董的习惯,拼命赚钱为了什么呢?
难不成是想给夏至一个下马威?
告诉他就算不进公司夏舒芒也能自己养活自己。
这也不对,飞国内航班的每月工资也能养活自己不是?
何况他还有个嗷嗷待哺的女朋友在家等着他呢!
总结来总结去,谷雨都不知道夏舒芒到底在卖什么关子。
十月中旬,谷雨如约参加了《诗词大会》的初选。
没什么太大的压力,她成功代表迪海大学参加省里的选拔。
许博羽把当初参加比赛的资料全部送给了谷雨,谷雨收到信息,准备下午上完第8节课吃完饭去拿。
刚刚过去国庆长假,羊群们飞扬的心还未找到归宿,空间朋友圈一波接着一波秀恩爱发美照。
时隔一年,当初“朴素”的女学生们各个像探索到了美妆的奥秘一样,上至头顶下至脚趾甲盖,全身上下散发着“老娘最精致”的气息。
假期归来,迪海温度骤降,今年的降温幅度很大,国庆刚过谷雨已经套上了薄外套。
李香今天意外的去奶茶店买了杯多糖柠檬茶,此刻和谷雨走在去男生宿舍的路上。
“哎哎!”李香的柠檬茶刚喝了一口,被迎面打闹的小情侣撞上,要不是她咽的快,此刻那口甜到发齁的柠檬茶一定以孔雀开屏的方式吐在小情侣身上。
对方也知道是自己过于鲁莽,连忙说着道歉。
李香向来不是个找麻烦的人,“算了算了,没事。”
小女生往自己男朋友怀里一钻,脸上除了歉意还有刚刚打闹时的娇羞,男生把女孩往自己怀里一拉,接连又说了几声抱歉,两个人朝着李香来的方向走去。
“现在的女孩子的化妆技术都是开了挂的吗?”刚刚过去的女孩脸上闪烁着金钻高光,在路灯的照射下像会发光的钻石。
李香想起什么,“谷雨,你怎么不化?”
回首去年刚见到谷雨的时候,新生迎接晚会,她绝美的底子加上高超的化妆技术,经验了在座的所有大一新生。
谷雨的余光瞄到了刚刚过去的那对小情侣,语气悠然:“男朋友还不知道在哪块天空上飘着呢,化给谁看?”
李香转了下眼珠,“想夏舒芒了?”她猛吸一口柠檬茶,“他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休假?”
“不知道。”
李香说:“哎,四石最近也很忙,他妈妈身体又出问题了,忙着赚钱呢。”
谷雨心里深深叹口气,心情不佳。
快到男生宿舍楼下,谷雨给许博羽发了信息,许博羽发来消息:【马上下来。】
两个人百般无聊的靠在楼下的树杆上。
李香见她太无聊,“喝一口?”今天的柠檬茶异常甜腻。
谷雨轻轻推开她的柠檬茶,摇摇头。
爱情真使人魔怔,好好的一姑娘,怎么就抑郁了呢?怎么就相思病晚期了呢?
谷雨确实是因为夏舒芒变成了林妹妹的,但不是因为他长时间不回来,而是担心他和夏叔叔之间的关系会不会变得更加恶劣。
许博羽三两步跑下来,许久不见,他竟然发福了。
“抱歉啊学妹,来迟了!”他推了一下蓝色框眼镜说道。
许博羽把手里的资料递给谷雨,“你的比赛我去看了,发挥的相当好!”
别人参加比赛,或多或少都会紧张,怕实力不够的,怕当众讲话的,怕发挥失常的……
心里因素,生理因素都有。
包括许博羽自己,参加过那么多次大型比赛,现在上台讲话依旧会紧张。
他全程看完了谷雨的比赛。
她表现的很淡定,坐在答题区和主持人一问一答,对答如流,他坐在第一排,甚至看到了谷雨眼里透露出的不耐烦。
实则,谷雨是在等夏舒芒回电话。
御花宝鉴 彭二少爷
那天,夏舒芒说好了会给她打电话加油的,她从早上起床开始等,等到比赛都快结束了,夏舒芒屁都没放一个。
失落,太失落。
难过的情绪大过比赛时的紧张,就显得比赛没那么太影响心情。
那场比赛,问答的形式很简单,基本上都是初高中的必备古诗词加上大学学习到的偏门古诗。
谷雨的记忆力不错,这对她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
何况,她还认真复习了!
谷雨接过资料,“谢谢学长。”
两人平日里接触不多,拿完了材料道了谢后准备准备客气一下闪人。
“资料你收好,今天宿舍出了点事儿,舒哥他们等着我呢!”
准备假笑送走许博羽的谷雨心里咯噔一下。
谁?
许博羽800度的眼镜片让他及时捕捉到谷雨和李香面相上的灵魂一变。
饶是许博羽不常在宿舍,但是夏舒芒和谷雨拉手手处对象这事他是有所耳闻的。
“怎么了?学妹不知道舒哥回来这事吗?”他补了句,“他昨天就回来了,就在宿舍睡的。”
为了世界和平,为了正义与力量,李香十分使眼色的打断许博羽的话,“你确定没看错?夏舒芒不是在实习吗?”
“舒哥我怎么可能会认错。”
谷雨的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
许博羽也发现了什么不对劲,急忙找补,“要不我去把舒哥叫下来?”
要不怎么说秀才是秀才呢,句句戳到痛处。
谷雨抬眼望了望某个窗户,又看向许博羽,冷冷道,“不了,希望他在上面,这辈子别下来!”
+
谷雨是阴着脸回来的。
李香从未见过谷雨生这么大气,一句话没敢说也不敢问。
是谁,每天三条问安信息的发着?
是谁,每天关注天气提醒某人多穿衣服?
是谁,熬夜到凌晨只能和他多打一会电话?
是她是她都是她。
夏舒芒昨天就回来了!还在宿舍住了一晚,就连个来看她的时间都没有?
太不把她当回事儿了!
谷雨宣布,从此刻起,夏舒芒没有女朋友了!
她把头往被子里一窝,再见吧!
永别了,前男友!
祝你幸福!
和谷雨一样躲在被窝里的李香一会探个脑袋观察观察敌情,一会对着发亮的手机屏幕戳戳戳。
香香香皂: 【夏舒芒怎么回事??】
石石石头: 【什么?】
香香香皂: 【他回来了怎么也不告诉谷雨一声?】李香脑袋看了看对面的团子,又缩回来。
还好,世界还很平静。
石石石头: 【舒哥回来了??!!卧槽我没走到宿舍呢!】
香香香皂: 【快回去问问,谷雨现在生气了!】
石石石头: 【一哭二闹三上吊了?还是对着吹了?】
香香香皂:【没,她很平静,平静的很诡异。】
石石石头:【你试探一下。】
李香第n次把头伸出被窝,小声叫了她声:“谷雨?”
被窝里传来她轻轻的鼻音: “嗯?”
李香在心里舒了口气,还好没到发飙的地步,她清了清嗓子,试探性的问:“夏舒芒他……”
话没说完,谷雨惊叫着:“狗男人不配出现在我面前!!!!!!”
在某个二次元世界,李香仿佛看到了被无限放大的声波从谷雨的被窝里传出来,接着震碎了外面的玻璃!自己被吓到在地扶额安慰自己。
不能惹不能惹!她惹不起惹不起。
香香香皂:【回去了吗?谷雨现在一提夏舒芒,就像火山爆发一样可怕!你告诉夏舒芒,明天最好背着荆条拿着金条来请罪。】
石石石头:【堵路上了……】
香香香皂: 【废物!要你何用!】
石石石头: 【哭.jpg】
谷雨现在不是一般的生气,这几个月以来的思念,挂想,担心在此刻全部化作愤怒憋在心里。
她不能像个泼妇一样质问他,这样显得自己很无理取闹。
话又说回来,她现在就是想抓着夏舒芒的脖子拿把木仓对着他脑门问:“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不说实话崩了你!”
想到这,她刚刚怎么扭头走了呢?
缩在被窝里,她有一股吵架没有吵赢的落败感!
憋屈,窝火!
这女朋友要不要了还?
谷雨在做强烈的思想挣扎,这边李香和四石已经为了夏舒芒该如何向谷雨道歉做出了初步分析和评断。
石石石头: 【要我说,舒哥三扣九拜从男生宿舍拜到女生宿舍,诚意满满,谷雨妹妹没准就原谅他了!】
香香香皂: 【这太狠了吧!你是不是之前这样干过哄过前女友啊?】
石石石头:【我清白的好吗?苍天发誓!】
李香笑了下,继续大字: 【我才不信!】
【这么长时间没人给你表白吗?】
【你也不差啊!】
四石好半天没回。
【人呢?】
【哪去了?】
【哈啰?!】
李香正奇怪着,四石发来一条信息。
【舒哥出事了。】

jb3xa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當芒果愛上稻穀 ptt-第62章 滾吧分享-czhjq

當芒果愛上稻穀
小說推薦當芒果愛上稻穀
人在接受一件事物的时候,会在潜意识里把它往自己想的方向发展。
安寒接过夏舒芒递过来的抹茶蛋糕,没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夏舒芒没有多做停留,放下蛋糕扬长而去。
做到这份上,没有哪个女孩子不会懂他什么意思。
夏舒芒回到主厅,谷雨不在,叶梦心也不在。
他做回原位,问一旁的李香,“她们俩人呢?”
李香想了想说:“刚刚看到她们一起出去了。”
夏舒芒等了一会,谷雨才来。
“有信心吗?”他问,“一会的问答。”
谷雨轻轻叹口气: “有。”
女生网游之绝色佳人 五香粉
“和叶梦心出去干什么去了?”
谷雨温柔着说: “叶姐想去找安寒。”这是两人单独聊完后发生的事情。
在叶梦心的世界里,她讨厌麻烦的事情。
为了保护风浪,她做了很多牺牲。被一个小姑娘把事给搅乱了,她能想到最快解决的方法—— 当面对质。
无论用什么方式,比如,威逼利诱什么的,能达到效果,就行。
夏舒芒轻轻“嗯”了下: “然后呢?”
“然后她看到你给了安寒一块抹茶蛋糕。就走了。”
谷雨的语气很平淡,和平时说话没什么太大差异,“就是啊……早上出门的时候,我还没吃东西呢!”
她越说越怪异: “也不知道门口的蛋糕好不好吃……”
她偷偷看了他一眼,又很快转回去。
夏舒芒被她十分没有攻击性的眼神电击了一下,伸手摸摸脑袋,从身侧拿出一块天鹅丝绒蛋糕,捧到她面前。
他侧过头到她耳朵旁,“抹茶蛋糕是买这个送的。”
谷雨一听,嘴唇不自觉扬起。
又过了一会,现场开始提问。
杨老坐到台上的主席座中央,抬了一下眼睛上的老花镜。
底下有很多不认识杨老的人,职业特殊,现在的年轻人对这方面的注意力远没有小鲜肉们多。
底下有人讨论。
“台上的专家是真的吗?不会随随便便问几个问题就过了吧?”有一个参赛选手说。
“杨老你都不知道?玉兔系列就是他送上去的。”
对方惊讶到下巴托在了地上。
杨老两鬓斑白,年迈的纹路在脸上清晰可见,他咳了几声,众人全部安静了下来。
“我刚刚听了这个谷同学的演讲。”众人聚精会神的听。
“和他们组交上来的报告材料——”杨老说话很慢,又讲到了最关键的地方,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
杨老不紧不慢的说: “完全不一样。”
乌泱泱众人开始了嘀咕。
我在异界活了三十年
完全不一样?
难道还有抄袭的现象?
“咳咳。”
现场迅速安静下来,“她交上来的报告完全是按照最严谨最科学的思维方式写的,但是她刚刚的演讲,完全是以诙谐幽默的风格演绎。其中还提到到了苏格拉底的‘产婆术’,韩邦庆的《海上花列传》……”
血痕故事 孤伤毒
“让我比较惊讶的是,她竟然能巧妙的把一个教育家和文学作家的一些观念用到讲解飞行器原理的讲解上。”
“我认为,这个提问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而且——”
杨老为难的看着手里的材料,最后还是说出了一刀止血的话: “在座能参加比赛的人,都是高校的大学生,这个理论知识恕我直言实在是太简单了!”

??
听到这话的所有人脑袋上都不约而同出现了三个大问号!
这……
是太看得起我们了还是在变样嘲讽我们?
我怀疑你在骂我但是又没有什么证据。
杨老的话还没说完,“这份报告里的知识我相信只要大家用心去理解都能看懂,所以在这里,我就不出题了。”
这段话的意思翻译过来就是: 你们玩的东西太幼稚了我根本不知道能从哪里找题给你们出。(自动扬起下巴并且狠狠甩起张扬飞舞的45度秀发。)
杨老说完后,迈着沉重的脚步下了台,在一群肩膀带星人的拥护下,离开了孵化基地。
杨老走后,整个大厅的人瞬间议论纷纷。
一个个神态认真仿佛看透了人世: “这姑娘的报告应该是自己写的吧!杨老都那么说了,有文学色彩在里面。”
“我也觉得,那个谷雨,好像是画家谷加索的女儿吧……你看她手上有块表,Rice的亲做,我在画展见过。”
现场也不乏有迪海大学的学生,“谷雨是文学院的那个小女神吧,教授上课经常提起她,文化底蕴特别丰富,有的时候还能把教授说服了!”
“我想起来了,她在我们外语学院也有名,老师说她文学成绩接近满分,英语天天背单词日日往老师办公室跑结果考了刚及格,差点把老师气吐血,我们老师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教的有问题!”
“这样说来,谷雨也不是那个安寒嘴里吃软饭的人啊,人家一著名画家的女儿,要啥啥没有,干嘛在这里丢人?”
风头逐渐脱离安寒所预料的事态。
甚至有人在呼喊,让安寒道歉。
她戴了鸭舌帽,此刻把头往胸里埋,企图掩盖自己的存在。
但她还是被发现了。
“她在这里!”有人喊了一句。
安寒如同惊弓之鸟,瞪大了瞳孔不敢说话。
“快道歉啊!这样说人家!杨老都说了这报告有她自己的风格,而且人家小组其他人都没说什么,你在这逞什么能?”
安寒说不出话来,但是也绝对说不出“抱歉”这两个字。
“就算她是真的会,那么她做小三插足别人的感情,也不能被原谅!”
她一口咬定谷雨就是插足了叶梦心和夏舒芒两个人。语气坚定到夏舒芒自己都信了。
平凡丫头的校草男友 蜡笔小欣爱呆子
这个年代,有手机的人都知道“网络暴力”这个词,时代在变化,越来越多的人逐渐明白不知全貌不与评价这个道理。
“姑娘,她的感情是她的事情,但是你污蔑她的成绩作假是另一件事。”有人说。
逆天絕命
“先道歉,她是不是插足别人,叶梦心今天也在这里,是真是假她肯定知道。一会听她说。”
“对对!道歉!”
众人越说越激动,场面有点不可控制。
这个时候,谷雨才出现在大众眼里。
“安寒,你说我插足夏舒芒和叶梦心,证据呢?”她比安寒高一点,此刻说话也是气势凛然。
“我刚刚亲眼见到你拉着夏舒芒去了储物间!”她说: “在这之前,叶梦心和夏舒芒一起赛车,他赢了比赛胸前的粉色丝带就是叶梦心手里那些的那条!”
提到丝带,许多人纷纷把注意力放到一直坐在椅子上和没事人一样的叶梦心身上。
四石坐的离叶梦心不远,这位姑奶奶什么脾气秉性他多少是了解的。
叶梦心不喜欢粉色!甚至说是极其讨厌,但是此刻手腕上确实缠了一条粉色丝带,还系了个蝴蝶结。
有人实在好奇: “叶姐,她说的是真的吗?”
叶梦心依旧坐着,但她的气势丝毫不减,“是,这条丝带确实是我的。”说罢,她抬起手腕端详了下。
“卧槽,还真的是真的!这个谷雨牛批啊…… 特警的感情生活也敢插足。”
“按照叶姐的脾气,得炸了吧,她怎么这么镇定坐在这里。”
“这是被伤的体无完肤心灰意冷了吧……你想啊,冒着生命危险救回来的男朋友,结果出轨了!”
“真是不要脸!”
叶梦心终于起身,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踩着猫步走到谷雨面前。
“这是要撕起来了吗?卧槽要打架了吗!”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你看她俩,一个妩媚性感一个温柔可爱,卧槽这男的造孽啊!”
……
叶梦心忽然拉过谷雨的手腕,“但是—— 这条丝带是我弟妹谷雨送的!”
“弟妹?!什么什么!弟妹!”
“对,就是弟妹!”叶梦心接了吃瓜群众的话继续说: “旁边这位,是我的亲弟妹!”
安寒第一个大叫: “不可能!”
叶梦心瞪回去,露出可笑的讽刺表情:“怎么!你很了解我吗?”
安寒本就杵她,这下更不敢直视叶梦心的眼睛。
揭露谷雨这事如果成功了,安寒想借此扒上叶梦心这条金枝,现在看来,计划泡汤不说,把自己的脸也丢尽了。
絕世醜妻
叶梦心朝安寒走去,一根手指挑起来安寒的下巴,出口满是不屑: “姑娘,我叶梦心活了这么久,没有人敢当着我的面造这么大的谣!尤其是谣言竟然动到了我男朋友头上——”
“我警告你,他风浪别说出轨,就是看——都不敢看别的女人一眼,他要是敢动歪心思,老娘第一个叫他生不如死!”
她放开安寒,安寒两腿发软直接瘫在地上!
身边的议论声逐渐变大,一开始全部是惊呼叶梦心自爆,后来满满转变为对她的职责和谩骂!
她倒在地上的时候,手指碰到了夏舒芒给的抹茶蛋糕。
蛋糕已经被打翻在地,应该是她刚刚倒地的时候碰到的。
夏舒芒,她多喜欢夏舒芒啊!
他长得多好看,笑起来温温柔柔,还会在她没吃饭的时候送蛋糕给自己。
她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双蓝色aj。
顺着视线向上,她看到夏舒芒沉默不语的表情。
这时,脑袋一片空白,她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夏舒芒……我真的很喜欢你!”
他不会让她难堪的,他多善良才会养阿黄那样一条可爱的小金毛。
但是她忘了,在谷雨面前的夏舒芒可以做到没有下限: “滚吧,带着你的绿茶,别再出现在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