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起點-第兩百八十三章 兩情相悅熱推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府衙,后门。
那后门里面,小厮王瑞和丫鬟兰儿一边在给张进和王嫣望风把守,又一边忍不住的偷偷看一眼那面对面欢喜笑着的张进和王嫣,见他们见了面又不说话,却是感到奇怪。
王瑞就不解道:“哎,兰儿,这张公子和三小姐怎么回事啊?怎么都不说话啊?就这样面对面的看着对方做什么?他们各自脸上又没花,有什么好看的!这天色可不早了,等会儿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三小姐可要回去了,不然要是被夫人发现三小姐不在,那可就糟了!”
兰儿闻言,就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轻哼一声道:“你懂什么呀?张公子和小姐不是不说话,是有很多话要说,可不知道从何说起而已,等会儿自然会说话了,你着急什么呀?这天还早着呢!”
王瑞气笑道:“兰儿,可不带这样的啊,我这一天都帮着三小姐盯着书房呢,大热天的都在外面顶着大太阳,一眼不眨的,可不能够三小姐和张公子成功见了面,就过河拆桥,不把我当回事了吧?这可不地道,这用人朝前,不用人就甩到一边了!”
兰儿轻笑道:“谁过河拆桥了?谁不把你当回事了?你帮小姐跑腿做事,小姐哪次没给你好处,没给你赏钱啊?我倒要说你了,可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小姐对你已经够大方的了,光小姐给你的赏钱也不是小数吧?你抱怨什么?”
听她如此说,王瑞想了想,也是点头嘿嘿的笑道:“也是!三小姐是大方的很,为三小姐跑腿做事我也愿意,确实就是看在三小姐的大方上面,我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兰儿瞥了他一眼,懒得搭理他,转头又是看向那后门外面的张进和王嫣了,看着男才女貌、欢喜无限的两人,此时兰儿脸上却不由爬满忧虑,心里不由担忧着:“这小姐和张公子将来真的能够在一起吗?夫人老爷真的会答应吗?小姐真的能得偿所愿吗?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吧!唉!”
而就在丫鬟兰儿为他们担忧之时,那一直面对面笑着、一言不发的张进和王嫣却是终于有人说话了,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沉默。
那王嫣抿嘴微笑道:“张公子,我没想到你会来府衙了!”
张进笑道:“这几日你不去寻我,我只好来府衙寻你了,如何?嫣儿,我是不是有些冒失莽撞了?不该贸贸然就来府衙寻你了!”
“不!不是!”王嫣几乎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的否认,随即低着头脸颊微红笑道,“你今日能来府衙寻我,我很高兴欢喜,而若你真的一直不来府衙寻我,我倒是要失望了!”
“哦?是吗?看来我今日来的正好了,至少没有让嫣儿你失望了!”张进笑道。
说完,看着对面王嫣脸颊微红的样子,他心中又是一动,伸出手去牵起王嫣的手了,动作是如此自然而然,一点都不显轻薄无礼,就像他们本该就牵着手一样。
看着张进伸手来牵她的手,那王嫣却也是没有丝毫抗拒,神情微动,就是伸手和张进的手紧紧牵在了一起,两手相牵,感受着张进手心中的温度,王嫣只觉得安心踏实,更为欢喜。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此时,随着两手相牵,这几日的困惑愁绪,已全部消散,她只觉得自己心里无比清明,她知道,自己这一生的良人就是身边的张进了,她再没有任何困惑不解了,也无需犹豫迟疑了,不再动摇,认定了身边之人。
顿时,王嫣就是抬头看着张进,展颜笑道:“走吧,张公子,我们就在这巷子里随意走走,随意说说话!”
“嗯!”张进自是点了点头应了,然后就牵着她的手,缓步在这条巷子里走着。
府衙后门这条巷子长的很,张进和王嫣就这样牵着手缓步走着,说笑闲聊着,少年少女们的脸上都满是欢喜的笑容,看着就是那么美好,如同一幅画面一般,在人生途中印下深深的印记。
那王嫣笑问道:“这几日,张公子都在做什么?还是在为今年八月的乡试温习读书做准备吗?不知道张公子准备的如何了?”
张进摇头失笑着回答道:“这嫣儿你却是猜错了,嫣儿你还不知道吧,我前几日可是报名参加了金陵书院的招生考试了,这招生考试就在一个月后举行,我正为这考试做准备呢,这今年八月乡试倒是此时顾不上了!”
“哦?真的?”王嫣大喜过望,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他,欢喜雀跃道,“张公子是想要考进金陵书院读书吗?那再好不过了,要是张公子能够考进金陵书院读书,就能够留在金陵城了!这可是好事!”
张进失笑着点头道:“这自是好事情!要是能留在金陵城,我和嫣儿你就能够经常见面相会了!”
说着,他语气顿了顿,忽的低头凑到王嫣耳边小声道:“只是嫣儿,这金陵书院可不好考进去了,这一个月我也要用尽全力去温习读书,才有几分把握,可是嫣儿你却分了我的心了,这几日你不来寻我,可知我是如何烦躁不堪,坐立不安,无心读书的吗?嫣儿,你乱了我的心神了!”
他在王嫣耳边说着轻言细语的情话,男子浑厚的声音,细腻的感情,动听的情话,一句句一字字钻入王嫣的耳里、心里,让王嫣也不由情动不已,本就微红着的脸更是红透了,连耳朵都红了起来,她低着头都不敢抬起来,张着嘴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最后只能低声道:“张公子,幸好你今日来了府衙寻我,要是你不来,我还以为一直以来都只是我一厢情愿,纠缠着你不放呢,现在看来,并不只是我一厢情愿了!”
张进轻笑着继续耳语道:“嫣儿这话说笑了,哪里是你一厢情愿了,明明是我们两情相悦!”
说完,看着脸颊耳朵都红透了的王嫣,张进心里也有些触动,犹豫了一瞬,就又是低头自然而然的在王嫣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触之即离,不曾多停留。
然后,张进笑看着王嫣,王嫣则是瞪大了眼睛看着张进,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了,随即本就情动不已的她更是心里躁动了,这个轻吻就像是在她心里烧了一把火一样,她有些期待,又有些不好意思羞涩的低下了头。
张进见了,更是轻笑一声,没再做什么逾矩的行为了,也没再说什么动听挠人心的情话,更没有问王嫣为何前几日没去永家巷寻他了,因为看着王嫣这动情的样子,他就知道王嫣飞不出他的手掌心的,王嫣被他吃的死死的,他刚才心里的忐忑也随之消散不见了,放下心来。
然后,他就是和王嫣牵着手,在这长长的巷子里缓步走着,又是不说话了,只是牵着手走着,走着。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第兩百七十二章 初次上門展示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金陵府府衙,官府重地,大门前座落着两座石狮子,尽显威严肃穆,一般老百姓要不是迫不得已来打官司上公堂的,都不会来这里了,就是路过这府衙,也都是绕着走了。
上午十点左右,顶着大太阳,张进来到了这府衙大门前,在不远处看着那紧闭着的大门,犹犹豫豫的来回踱步,没敢上前来敲门了。
这倒不是来到了大门前,他又打退堂鼓了,而是因为他还没想好要用什么借口能把王嫣从家里约出来见面了,毕竟这是府衙重地,他这么一个陌生穷小子,总不能上门去敲门,就说找他们家小姐吧?那太不妥当了,还是想个比较周全的法子才好!
徘徊了半晌,张进忽的神情微动,却是想到了个比较婉转的法子了,那就是假做自己是那丫鬟兰儿的表哥,是来找那丫鬟兰儿的,如此等丫鬟兰儿出来,他自是能够通过她和王嫣相约见面的。
想到主意,张进也没犹豫,就迈步上前去敲门了,不一时那府衙大门给开了。
一个中年衙役伸头打量着他,皱眉问道:“你是来告状申冤的?”
张进忙拱手作揖笑道:“这倒不是!这位大哥,我是来找人的,她在知府家里做事情,我家里有点急事,不然不敢轻易来府衙找人了,还请这位大哥进去通禀一声,麻烦这位大哥了!”
这中年大哥还是比较和气的人,闻言就是失笑道:“看你也是个读书人,我还以为你是遇上了什么不平来申冤打官司的呢,原来只是来知府大人家找人的呀!”
说着,他从大门里出来,指了指右边道:“喏!你要是找知府家里的人,去侧门或者后门才是正经,怎么来了府衙正门了?府衙正门一般只有告状升堂的时候才会打开,别的时候,就是知府大人、夫人小姐他们都是走侧门出入了,家里的采买下人更是走后门出入了,可不走正门!我们这些府衙的衙役,要是没事情也一般不去后院了,你还是去侧门或者后门打听打听吧!”
张进闻言,想了想倒也是,毕竟这府衙是官府重地,大门也不可能随便就开了,就是知府大人他们一家也不可能每次出去或者回家,都从正门出入了。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第兩百七十二章 初次上門
至于那石门县的县衙,却是不可比的,毕竟石门县只是个小县城,县衙也就是那么几个小院子了,乡下小县城也就没那么多规矩,县衙随便出入也不要紧了。
所以,张进就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那打扰了!多谢这位大哥指点了,我这就去侧门那边看看!”
他又是向这位中年衙役大哥作了作揖,就迈步往右边侧门来了,中年衙役大哥看了看,就是好笑地摇了摇头回了府衙里,关上了大门了。
张进沿着这府衙院墙走了百余步,就是看见了那府衙的侧门了,他忙快步上前,就要上去再次作揖,试探着寻那丫鬟兰儿。
可没想到,他刚走出十余步,走到那侧门前,还没等他上去问人呢,忽的有一辆精致的马车驶了过来,停在了他面前,弄的张进也不得不停步了。
然后,就见那马车里下来了一个锦衣玉带的俊朗少年郎和一个国字脸的中年人,这少年郎张进却是认得的,正是那文信侯家的子弟韩云,那国字脸的中年人却正是那王知府了。
张进忽的见了他们,神情就是一怔,但思索了一瞬,心里又释然了起来,觉得在这里遇见这韩云和王知府,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毕竟这韩云前两天还跟着那王知府一起出现在金陵书院呢,显然这文信侯家和王知府是有交情的,如此一来,这韩云和王知府再一起出现在府衙也再正常不过了。
而张进心里刚释然,就见那韩云和王知府迈步要往侧门走去,那韩云无意间左右看了看,却是忽然看见了他,倒是十分惊讶诧异了,不由韩云就是停住了脚步。
然后,韩云拱手笑问道:“可是张进张兄?是张兄吧,哈哈哈!我们这可真是缘分,居然又在这里遇见了!”
他笑着打着招呼,那身边的王知府也不由看了过来,看见是张进却也是认了出来,笑着冲张进点了点头。
张进可不敢怠慢,要知道不说这王知府的身份地位吧,就凭张进和王嫣的关系,将来说不定这可就是老丈人大靠山了,他哪里敢怠慢?
于是,他忙上前躬身行礼道:“学生张进见过知府大人!”
随后,又向韩云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了。
王知府则是抚须笑问道:“是张进?石门县的张进吧?嗯!我记得你,去年你的童子试院试考题答的不错,我很有印象,前两天在金陵书院我们也见过吧?这倒真是有缘,又在这府衙门口遇见了,却是不知你怎么来了这里了?”
“这,这”
张进有些无言以对,他总不能说是来和你女儿约会的吧,那不得被打死啊?也不好说是来找丫鬟兰儿的吧,要是一不小心谎言被戳穿了,那不很尴尬?更可能给王知府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了,那就糟糕了!
所以,张进一时之间想不到合适的借口了,他只能笑道:“我只是路过而已,路过而已!知府大人回府,学生就不打搅了,这就告辞了!告辞了!”
嘴上说着告辞的话,他心里却是暗自苦笑自己出师不利,没想到这第一次上门来寻王嫣,就在门口先遇见她爹了,这,这简直是出门没看黄历,倒霉透顶了!唉!看来此时是没办法了,只能够先避开这王知府和韩云,等会儿再去后门那边试试了!
是的,张进并没有立刻就放弃了,放弃今天要见到王嫣的目的,还是想着去后门那边再试试了,显然他也是一个下了决心就百折不饶,非要达到目的的人了。
可是,事情却是不按他所想的发展了,那韩云听了这话,却是忽的笑着道:“王伯父,这几天,您总跟我说起这石门县的张进张兄来,说他去年童子试给您留下很深的印象,口中夸赞他个不停,如今张兄就在眼前,还就在家门口了,要不邀请张兄进家里叙一叙,王伯父考较考校一番如何?我也想见识见识张兄的才学啊,说实在的,这几天听了王伯父经常夸赞张兄,我心里是有点不服气的,哈哈哈!”
他这话一出,张进就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这韩云,不知道这韩云是什么意思啊,要请他进府衙,还要王知府考校考校他?这韩云有毛病吧,自己哪里得罪过他吗?简直就是神经病!
但随即转念又想,或许这也不错,进了这府衙,或许就能够遇见那丫鬟兰儿呢?到时候有兰儿居中联络,那王嫣自也是会知道他来府衙寻她了,到时候她自会寻机会和自己见面了!
如此说来,这韩云虽然是神经病有毛病,脑子有病了,但对于他来说,这个提议好像还真不错啊,至少给他创造了一个机会了。
至于那王知府的考校,嗯,那倒也罢了!他是不怕的,在家里被张秀才考校的多了,他是一点都不虚的,毕竟他也是十年寒窗苦读过来的呀,读书努力才华都是真真的,那又有什么好心虚的,是吧?
所以,瞬间张进念头急转,听了韩云这话,却也是不急着离开了,而是抬头看向了那王知府,眼里深处还颇有些期待!

v5lto超棒的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笔趣-第兩百四十九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看書-78sld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张秀才和张娘子的房里,张娘子搀扶着张秀才进来,把他安顿在床上躺下,就又是点燃了屋里的灯火。
一吻成瘾:亿万总裁轻轻爱
半路 殺 出 個 侯 夫人
然后,她看着躺在床上眯着眼睛的张秀才,不由关心地询问道:“怎么样?可是醉了难受?要不要我去厨房给你做一碗酸汤来喝,解解酒!”
张秀才摇头笑道:“不用麻烦了,娘子!躺躺就好,过会儿就好了!”
张娘子又不由坐在床沿边上,埋怨道:“相公也真是的,明知道自己的酒量不大,为什么还要喝这么多酒了?喝了之后,酒意上来了,又是自己难受,我也跟着担心!”
“呵呵!让娘子担心了,是我不好!”张秀才顺着她的话说,自己主动承认错误了,但又摇头笑道,“可是,梁兄一片热情,不喝也不成啊!不喝人家还以为,我们对他有什么意见呢,这却是寒了人家的心了,我们来金陵城,人家帮着忙来忙去的,我们感谢还来不及呢,怎么能寒了人家的心呢?你说是不是,娘子?”
“唉!相公说的也是!”张娘子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倒没再多埋怨什么了,坐在床沿边上照顾着醉酒的张秀才,抬手摸了摸张秀才的额头,给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忽的想起了什么,又出声问道,“哎!对了!相公,这卫书家的事情你怎么看?”
重生之2010大计划 木桶大叔
星辰 變 後 傳
张秀才被问的有些不明所以,半坐起来道:“还能怎么看啊?我刚才不是和进儿他们说了嘛,这卫家不是什么善地,让他们尽量不要上门去了,免的招惹什么是非麻烦,怎么,娘子有什么看法吗?”
“这,这”张娘子犹豫了一瞬,到底还是把心里的想法说出了口,她蹙眉道,“相公,我是觉得,这卫家这么不堪,又这么险恶,其实和我们无关,进儿他们最好也不要和卫书来往的太过亲近了,免的不明不白的被牵扯进去!”
“再说,这卫书现在我们看着还好,礼数周全,有礼有节的,可是在那样的家里,难免不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了,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了,卫书到底如何,我们也相处不久,也不知道了,还是防备着些好,你说呢,相公?”
张秀才闻言,就是睁开了眼睛,好笑道:“娘子也未免太过谨慎小心了,我刚才不是说了,卫家是卫家,卫书是卫书了,不能混为一谈!虽然有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说法,但也不准确了,卫书还是个好孩子的,这两天我们在金陵书院那里报名排队,这卫书可是跟着忙来忙去的,又是送饭菜又是送凳子的!”
然后,张秀才把这两天在金陵书院排队时,卫书的热忱表现一一说了出来,最后他笑道:“卫书如此真挚热情,如何能说他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的话呢?再说,我们一穷二白的,有什么让人家可图的呢?娘子多虑了!”
“可是,可是……唉!也是,我们也不是什么富贵人家,也没什么好图的,相公说的是,可能是我想多了吧!”张娘子点了点头,叹息道,但那眉头却还是皱的紧紧的,神情满是担忧。
张秀才见状,不由伸手抓着张娘子的手,安慰笑道:“娘子不用如此,让进儿他们少去卫家就是了,卫家的事情牵扯不到我们身上的!”
“嗯!希望如此吧!”张娘子勉强笑了笑,点了点头。
半森夏 希作
这时,张秀才却是忽的想起了什么,同样蹙眉道:“说起知人知面不知心来,这卫书我看着是一片心赤忱真挚,可有的人却真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了,就是从小看到大,我一直觉得品行不错,可也想不到,人家来了金陵城,和在家里完全不一样,是那样风流快活了!”
这话说的莫名其妙,张娘子有些不明所以起来,抬头看着张秀才问道:“哦?相公这说的是谁啊?我怎么听不太明白!”
张秀才叹道:“娘子,我说了你可能都不信,我说的这个人是文才了!”
“文才?”张娘子十分吃惊,眼睛微微瞪大了看着张秀才,问道,“相公怎么这么说文才了?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相公不是一向挺喜欢文才的吗?这一路上还常感叹当初娴姐儿和他的事情没成呢,怎么这时候却说这话了?”
张秀才摇头苦笑叹道:“唉!却是我看错了眼了,哪里知道从小看到大的年轻人,私底下在外面却是这么一个浪荡子啊,幸好当初娴姐儿和他的事情没成了,不然哭都不知道到哪里哭去!”
这话说的张娘子越发不解了,疑惑问道:“相公,这是怎么了?文才到底怎么了?居然如此让相公彻底改了看法了?”
“唉!”张秀才再次叹息一声,就缓缓道来,“娘子,你听我慢慢和你说,事情是这样的!昨天一大早上我们去金陵书院排队报名,却是遇见了文才了,他一大早上就从一家青楼走出来,显然前天晚上是在青楼里过夜了!”
听了这话,张娘子越发吃惊,不敢置信道:“什么?文才居然去逛青楼了?还留宿于青楼,和青楼妓女厮混一夜?这怎么可能?相公,你是不是看错了,文才这孩子我们从小看到大的,品行端正,和家里的他娘子也很恩爱啊,我们那几条巷子都羡慕人家夫妻恩爱和美呢,这怎么会呢?文才怎么会去逛青楼,还留宿于青楼呢?”
张秀才面露苦笑道:“我怎么会看错呢?毕竟从小看到大的孩子,怎么可能认错?再说,就是昨天晚上,我还亲眼看见他和几个朋友一起说说笑笑的进了那家青楼呢,今天又是一大早上从青楼出来,都被我撞见了,怎么可能看错?”
张娘子不由无言以对,既然张秀才如此肯定,那自然是没有看错人的道理了,如此说来,那刘文才确实是个夜夜逛青楼的浪荡子了,再不会错了!
神武干坤
红颜刻骨,总裁画地为牢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红颜天下之祸水 小旋旋儿
如此想着,张娘子也不由蹙眉叹道:“这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了,文才这孩子本来看着是个品行不错的孩子了,没想到居然是个这样的浪荡子,这他家里的娘子肯定是不知道了,听说他家里的娘子此时还有着身孕呢,没想到,真是没想到,这文才居然背着他娘子,在外面这么荒唐胡来了!唉!幸好!幸好当初娴姐儿和他的事情没成,不然这可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哦?他家里的娘子此时还怀着身孕吗?那更是不该了!文才这孩子,如此实在是太不该了,如何对得起他家里的娘子了?唉!”张秀才摇头叹道。
夫妻俩如此议论了一番,说了一番知人知面不知心的话,就是从小看到大的孩子都不能够认出真面目了,但到底是别人家的事情,议论议论就算了,不曾多放在心上,他们也不打算传闲话多管闲事,毕竟不干自己的事情,何必多嘴多舌了。

ttv1s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笔趣-第兩百四十八章 警醒熱推-hwn82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喝着酒,吃着菜,聊着这卫家的种种事情,恩怨情仇,秘闻传言,张秀才和梁仁一时觉得事情可笑,一时又感慨唏嘘不已了。
那梁仁说完了这卫家的事情之后,又是看向一边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张进、梁谦等人,对张秀才道:“文宽,你说,卫家这样的情况,你能放心让进哥儿他们经常上门去卫家走动吗?这要是在卫家牵扯了什么,得罪了老大或者老二哪个,岂不是自找麻烦?”
“所以我说,卫书是个好孩子,和他交朋友是无妨的,但千万别牵扯进卫家那些烂糟糟的事情里面去了,为了以防万一啊,最好警醒进哥儿他们,要是没必要,最好都别上门去卫家走动,要和卫书见面交朋友,把他约出来就好了,也不耽搁交朋友什么的!”
绝色校草霸道爱
不得不说,梁仁说的是对的,那卫家有老大和老二在,对自家亲兄弟都能下狠手的人,确实不是什么善地了,张进他们还是少去的好,否则一不小心在卫家得罪了哪个,那可就糟糕了,毕竟虽然卫家看着后继无人,一副日薄西山的样子,但是相对于他们这些外地人来说,还是有钱有势的,他们可得罪不起。
猎命师传奇·卷七
如此想着,张秀才不由轻颔首道:“嗯!梁兄说的是,等回去之后,我会给进儿他们一个警醒了,让他们以后少去这卫家,免的招惹什么是非麻烦!”
網 遊 之 射 破 蒼穹
“哎!这就是了!”梁仁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是拿起酒壶倒酒,斟满了各自酒杯,笑道,“算了!不说了!这都是卫家的腌臜事儿,和我们不相干,来!我们喝酒,再干一杯!”
说着,端起酒杯,又是和张秀才碰了一个,各自仰起脖子干了下去,哈哈笑了起来。
就如此,这席上热闹了一个多时辰,喝酒吃菜聊天,直到夜里八、九点,这才散了席,张进、张秀才他们就离开了这梁家,打着灯笼,回了他们租住的小院了。
小院厅堂里,张秀才坐在小桌前,打着酒嗝,一身的酒气,显然在梁家和梁仁喝了不少了,此时酒意上头,头脑却是有些晕乎乎,醉醺醺的。
张娘子不由笑着埋怨道:“相公,又喝了这么多酒!一身的酒气!现在难受吗?可想吐?”
张秀才摆了摆手,笑道:“也没喝多少,就是和梁兄喝了几杯而已,不碍事!”
张娘子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好多说什么,给张秀才倒了一杯凉茶,转而对张进、方志远他们道:“进儿,志远,元旦,这天色也晚了,你们洗漱一番,就也回房歇息吧!”
奶爸的赘婿人生
张进他们就是应道:“是,娘(师娘),我们回房了,你和爹(先生)也早点歇息!”
说着,他们就是要起身离开这厅堂,回房去了,却不想这时候正喝茶的张秀才叫住了他们:“等等!你们先别忙着回房去,我有话要和你们说!”
闻言,刚起身要离开的张进、方志远和朱元旦三人不由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他爹(先生)要和他们说什么,不过既然让他们留下,他们也只好重新坐了下来,听听张秀才到底要和他们说些什么了。
那张娘子也是十分诧异地看着张秀才,蹙眉询问道:“相公留下进儿他们想要说什么?这天也晚了,要不是什么急事大事,明日说也是一样的,今天晚上就让进儿他们回房歇息吧,进儿他们这两天也累了,你自己也喝了这么多酒,肯定也是难受,也该早点回房躺下歇息吧,如何?”
张秀才却摇头笑道:“无妨!也不是什么大事急事,就是想嘱咐进儿他们几句而已,免的我明天忘了,还是现在说了好!”
既然张秀才如此坚持,张娘子也没有再劝,张进、方志远、朱元旦他们更是端坐着,神情郑重,看向张秀才,静听他要说什么。
张秀才却是又斟酌了半晌,这才开口道:“刚才在席上,我和你们梁伯父打听了卫家,就是卫书的家里,知道了很多关于这卫家的事情,现在就和你们说说,据你们梁伯父说啊,这卫家……”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然后,张秀才把刚才从梁仁那里听来的关于卫家的事情一一道来,缓缓叙述了一番,却是听的张进等人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这卫家居然是这个鬼样子了,如此的腌臜不堪入目。
听完之后,张娘子都不由蹙眉道:“这,这,这真是卫书家吗?那孩子看着不错啊,待人做事都礼数周全,有礼有节的,怎么这卫家竟是这么不堪了?”
“嗯!卫书确实不错!”张秀才点了点头,附和了一句,就是看向张进他们道,“进儿,志远,元旦,你们和卫书交朋友,这倒也无妨,毕竟卫家是卫家,卫书是卫书嘛,不可混为一谈了!不过,我还是要警醒你们一句,这卫家这么乱,你们要是没必要的话,还是不要上门去卫家了,免的招惹是非麻烦,这卫家的事情我们可不能掺合进去,更加掺合不起了!”
那张娘子也是忙附和道:“是!相公说的是!卫家这样的人家,在金陵城可都是有钱有势的,我们可招惹不起,进儿,志远和元旦,你们以后还是不要去卫家了,这卫家的事情也和我们无关,知道了吗?就是卫书,他要是愿意和你们交朋友,你们来往倒可以,可不要再去卫家了!”
显然,张娘子比张秀才更加小心谨慎,直接就让张进他们不要去卫家了,其实她还想说的是,就是卫书,也不要来往才好,免的招惹什么麻烦,但到底不曾这样说了。
张进、方志远他们听的面面相觑,张进更是多看了一眼那朱元旦,果然就见朱元旦低着头神情有些不甘愿的样子,他顿时心里了然,恐怕这死胖子还想着之后有机会去卫家,见见那九小姐呢,这死胖子是真的动了春心了。
但不管朱元旦心里如何不甘愿,既然张秀才、张娘子都这样发话了,他也只好和张进、方志远一起应道:“是,爹(先生),娘(师娘),我们会注意的,不必要不会去卫家的!”
神渊古纪·烽烟绘卷
张秀才点了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我告诉你们这些,也只是给你们一个警醒,这卫家水浑,不是什么善地,还是少去为好!好了!我也没别的什么事情,你们这一天也都累了,都回房歇着去吧!”
田园五兄妹
王道散仙 宇天居士
国士天下
“是,爹(先生),我们回房了!”
张进等人应了,见张秀才点了点头,再没多说什么,他们就起了身,离开了这厅堂,回了他们自己的房间了。
而他们一走,张娘子也熄了厅堂里的灯火,搀扶着张秀才回了他们的房间了。

9zn8a超棒的都市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笔趣-第兩百四十七章 後繼無人鑒賞-jz3l8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听完了一番梁仁关于卫家的腌臜事儿的叙述,张秀才就是无语,他可能怎么也想不到这卫家居然不堪成这个样子,兄弟内斗,不死不休,第三代子孙又是奢靡淫~乱,不堪入目,这简直就是家道要衰败的迹象啊,最重要的是,家里都这么乱了,卫老爷子就看着不管吗?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张秀才心里疑惑,口中也问出了自己的疑问,疑惑不解道:“这家里乱成了这个样子,卫老爷子就不管只看着吗?”
梁仁却是摇头失笑道:“管!当然是管的!可是又该怎么管呢?这老大和老二可是结了死仇的,都恨不得要对方的命了,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可不是卫老爷子一发话,两兄弟就能够冰释前嫌了,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卫老爷子管了,严厉呵斥了老大和老二,让他们都收敛点,不可再这样陷害使绊子,到底是亲兄弟,一家人,闹成这样都成了外面人的笑话了!可是,老大和老二表面上是应了,但暗地里那争斗可从没停止过,更是刀光剑影,争斗不休了!”
“那几年,卫家的生意可是一落千丈,利润大大缩水,甚至遇到有好几次危机了,差点周转不过来,家业都要败落了,要不是卫老爷子凭着老关系,上门找了好几家几十年的商业伙伴借银钱周转,这才盘活了卫家,否则今天恐怕金陵城都没卫家这个名号了!”
说完,他自顾自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也给张秀才斟满了酒杯,两人碰了碰,他就一仰脖子干了下去。
张秀才也是端起酒杯喝了个干净,随即就是感叹道:“唉!梁兄,说到底,这卫家这事情的祸根其实还是卫老爷子自己埋下的,当初就不该太过看重老二,让老二起了争家业的心思,如果早点明确老大是家业的继承人,让老二死了心思,未必就会闹到现在这个地步了!”
梁仁颔首赞同道:“可不就是如此?卫老爷子一辈子精明强干,做了一辈子生意,算盘珠子打的啪啪响,挣得了偌大的家业,可就做错了这么一件事情,就弄的家里不宁,兄弟反目,子孙成仇了,就是这一辈子的家业都差点败在不肖子孙的手上,啧啧!也真是可叹可惜了!”
张秀才听了,也是点了点头,轻叹了一口气,随即又疑惑道:“可既然都闹到这个地步了,卫老爷子怎么还不让他们分家呢?这样还住在一个屋檐下,岂不是擎等着再闹出更难看的事情来?还不如分家好了!”
紫光封剑录 落雪纷纷
“分家?哈哈,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啊!”梁仁摇头好笑道,“文宽你是没做过生意了,这老大和老二在争家业的这些年,可是往卫家的各种生意里面做了不少手脚的,卫老爷子要是敢分家,把哪一个分出卫家去,文宽你信不信,另一个肯定就能够弄的卫家分崩离析了,到时候卫家就要散了,为了维持卫家这个架子,这家分不得!卫老爷子也不敢分,不然卫家一旦势弱,那些平时虎视眈眈的竞争对手肯定第一个扑上来把卫家按的死死的!”
说到这里,他不由也是唏嘘道:“这祸根是卫老爷子埋下的,现在这苦果也是这卫老爷子在尝了,兄弟反目,子孙成仇就不说了,最重要的是,这么大的家业,只卫老爷子一个人在撑着,如今那老大老二不给他拖后腿就不错了,那些奢靡淫~乱,只知道花钱嫖娼玩乐的子孙们就更是指望不上了!”
张秀才皱眉不解道:“除了老大老二,不是还有老三吗?这老三应该也可以继承家业吧?”
梁仁失笑着摇了摇头道:“文宽,这卫家老三就是卫书的父亲了,也就是去年我们见到的和卫老爷子在一起的那人!”
“按理说,老大老二成这个样子了,是不能够把家业交给他们的,老三应该可以栽培一番了吧?可是文宽你不知道,这老三,卫老爷子从小就是把他往读书人方向栽培的,可能是指望着老三能够走科举之路,考功名走仕途了!”
凤凰策
“但是,文宽你也知道了,这老三根本就不是读书的料,读了那么多年书,都人到中年了,去年才和自己的儿子、爹一起通过童子试,考了个秀才功名,最重要的是,这老三读书读迂腐了,也只知道读书,喜欢收集古籍字画,各种孤本,对于继承家业做生意啊,人家没兴趣,根本不去和两个哥哥争,只一心躲在自己的书房里读自己的书了!”
张秀才不由无言,哑然失笑道:“这还真没看出来,原来去年见到的卫书的爹是这样一个人!我看着还是说话挺和气,挺好相处的一个人啊!”
古井迷局 浓情咖啡
梁仁好笑道:“是!这卫老三是好相处了!好笑的是,不仅老大和这老三关系挺好,就是老二也和这老三关系不错,可能是老三根本不争家业的原因吧,老大老二感觉不到威胁了,居然都对这老三不错,两家人和这老三家相处的都还好,你说可笑不可笑?”
张秀才不由又是无言以对了,摇了摇头,失笑一声,却是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那梁仁却是又继续道:“所以啊,卫老爷子现在也难了,家里子孙指望不上,将来家业都不知道该谁来继承了,恐怕他这老骨头一倒架,卫家就要紧跟着分崩离析了,散了个干净,啧啧!”
说到这里,他神情微动,又忽的道:“哎!文宽,你听进哥儿他们说过吗?这卫老爷子好像到现在被逼的没办法了,已经不指望儿孙了,开始栽培起小孙女儿来,希望将来小孙女儿能够招婿上门,继承家业呢!”
接 駕
“啧啧!都说多子多福,可这卫老爷子有三个儿子,孙子也有五六个了,这么多儿孙,可福气多少却是没看到,糟心事却是不少了,这卫家,卫老爷子活着是还能继续撑下去不散架了,可卫老爷子要是死了,也不知道这卫家最后结果会如何了!后继无人了!唉!”
召唤封神榜 孤单常量
是猫先动的手
张秀才不由默然以对,然后也是长叹了一声,拿起酒壶给梁仁和自己都斟满了酒杯,又是端起酒杯两人碰了碰,一饮而尽了。

nn1ri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第兩百四十四章 慶祝推薦-wsaed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这边回城的王嫣正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韩云而感到心焦如焚,烦恼不已呢,而另一边张进中午在金陵书院报完名以后,一行人回到西城永家巷租住的地方,随意吃了顿午饭,就各自回房歇息了。
排队排了一天一夜,一天一夜没睡,张进他们确实是又困又乏了,一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就是都呼呼大睡了起来,这一觉睡的很沉,直到傍晚五六点这才醒了过来。
此时,天色已经将将昏暗下来,张进他们起身在小院里伸着懒腰,打着哈欠,蹬蹬酸麻的小腿,可也精神奕奕的,一扫之前回来的疲态,果然还是年轻好啊,熬一天一夜,睡一觉也就恢复了过来,可像张秀才和梁仁这样的中年男人,却只觉得怎么睡也没法补足精神了,身体状态却是大不如张进他们这些年轻人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傍晚,小院里正读书的张秀才看着张进、方志远、朱元旦他们那神采奕奕、精神焕发的样子,心里不由轻叹了一声,既怀念自己年轻的时候,又感慨岁月不饶人,到底是年纪大了,比不得年轻的时候,这熬一天一夜,就浑身都不怎么舒服了,懒懒的,没劲。
正如此感慨之时,忽的那小院门被敲响了,外面传来了梁谦的声音:“张叔父,张婶子,进哥儿,志远,元旦,都在吗?是我!”
花魁将军
归藏志
张秀才听见了,就是看向张进笑道:“进儿,是梁谦过来了,去开门!”
张进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言语,就去开了院门,把梁谦请了进来。
张秀才看着进来的梁谦,笑问道:“眼看着这都要入夜了,你怎么这时候过来了?是有什么事吗?”
梁谦笑着答道:“张叔父,是我爹我娘让我来喊张叔父、婶子还有进哥儿你们过去吃饭呢,我娘已经做好了两桌饭菜,我爹说是要给我们今天顺利报名庆祝庆祝了,聚在一起吃个晚饭!哎,婶子呢?怎么不见她人?”
张秀才好笑道:“你婶子正在厨房做饭呢!梁兄也真是的,这顺利报名,有什么好庆祝的?要是一个月后,你们都能够考进书院求学读书,那才算是可以庆祝庆祝了!”
梁谦笑道:“其实,我爹也只是想找个借口由头而已,能够把张叔父、进哥儿你们请过去热闹热闹的吃个饭了!如果没个由头,就请张叔父、进哥儿你们过去,恐怕你们也不会过去的,怕太麻烦我爹我娘他们了!”
诱爱,强占小妻
张秀才、张进他们听了,都不由失笑一声,点了点头算是认同梁谦这话,毕竟他们来这金陵城,就已是给梁仁、梁娘子平添了许多麻烦了,可不能够再给人家添麻烦了,这衣食住行,平时自己能做的就尽量自己做了,尽量不麻烦人家了。
如果没点由头,梁仁、梁娘子总叫张秀才、张进他们过去吃饭,虽然人家夫妻二人热情似火的招待,但张秀才他们也会过意不去了,要是三番两次的这样,自是会拒绝不愿意再过去的,想来梁仁、梁娘子他们也是明白张秀才他们的想法了,所以尽量不曾叫张秀才、张进他们过去了,只是经常串串门,走动走动了,这也算是日常生活中的一种比较常见的人情世故了。
不过此时,既然梁仁找了这么个由头,让梁谦过来请他们过去聚一聚热闹的吃一顿饭,张秀才还真没拒绝,正好他也有点事情想要询问一番梁仁了。
于是,张秀才笑了笑,就是对着厨房高声道:“娘子!别忙了!梁兄和嫂子让梁谦过来,请我们过去吃饭呢,说是庆祝他们今日顺利报名了,家里饭菜都已是做好了,就等着我们过去呢!”
正在厨房里忙碌着的张娘子听了这话,就是从里面出来,笑道:“啊?这,相公,我们这又去麻烦梁大哥和大嫂他们,是不是不好?太添麻烦了!”
这时,那梁谦笑道:“婶子,去吧!都去吧!我娘和嫂子她们已经都把两桌饭菜做好了,就等着我请婶子你们过去呢!”
“这,这”张娘子看向张秀才,神情有些迟疑犹豫,不知该答应还是婉拒了。
我在洪荒苟到成圣 乌索
复仇的女神
张秀才就是起身笑道:“去吧!娘子,我们都去吧!这也是梁兄和嫂子的好意了,不去可就对不住人家这片心意了,毕竟饭菜都做好了!”
非常道 木吉他
张娘子闻言,不由失笑道:“既然相公这么说,那也好!我也偷一下懒,不用做晚饭了,就是麻烦嫂子了,我们又去吃现成的了!”
然后,张秀才把手中的书放回了房间,出了小院锁了院门,就和张进、张娘子他们一行人跟着梁谦去了梁家了。
到了梁家,果然这家里饭菜都已是做好了,两张小桌子厅堂里摆的满满的,小桌上杯盘碗筷的都是摆放好了,梁仁笑着把张进、张秀才他们迎了进去,请他们各自安坐了下来,顿时这本就不大的厅堂,更是塞满了人了。
张秀才哈哈笑道:“梁兄,你这请人吃饭的由头找的可不怎么好啊,进儿、梁谦他们今日不过才报名而已,你就找由头来庆祝了,这有什么好庆祝的?等他们考进了书院,或许才能说来好好庆祝庆祝了!”
“哎?考进书院,那却是难了,我也不肖想梁谦这次能够考进书院去读书了,有机会去报名尝试一番也就罢了,再肖想太多,最后结果难免让人失望!”梁仁摆了摆手笑道,显然对于梁谦能否考进金陵书院读书,他并没有过多的期待了。
然后,他又是转而笑道:“再说,我要不找这么个由头,只让梁谦干巴巴的去请文宽你们过来吃饭,文宽你们哪里会来了?说到底,不管如何,还是要找个由头了,这找了个由头,文宽、进哥儿你们这不就都来了?”
他这话一出,张秀才、张进他们都是哈哈大笑了起来,一时之间,这梁家厅堂里,席上就是热闹了起来。
随后,围在一起,喝酒吃菜说话,各自也是聊的十分高兴了,就像是他们今天不只是报名成功了而已,而是已经考进书院,即将入学读书一样了,就像是他们真的在高高兴兴地庆祝了,好不热闹喧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