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xhy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大隋第三世 碧海思雲-第873章:爲僞唐內鬥創造機會(年底求票)-4tkrw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大隋第三世
冬去春来,时间渐渐到了圣武四年正月下旬,空气中多了一丝暧意,褪下雪衣的关中大地露出了浅浅淡淡的绿意。
如今大隋各郡县官员和百姓都为春耕、‘必有大水’之事忙碌,大工程有关中的“九龙朝圣”、中原的“引黄入巨野泽”,除了这两个大工程,黄河、淮水、汉水沿岸都有一些大小不同的工程,每项工程都要在“大水”来临前搞成,导致开年以后,就投入了百多万人力。
“九龙朝圣”工程的主力大军是异域他乡奴隶,和雇用而来的关中百姓。
“引黄入巨野泽”工程则以参与内战战犯为主,光是被判处劳改三、五年的战犯就有几十万,既有李密军、孟海公军,也有唐军士兵。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这些战犯的家眷已经得到朝廷安置,不仅他们的家眷分到了田地,连战犯本人也有田地,不过因为他们参与了叛军,所以还不能回家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只有服役完毕才可以与家人团聚。
这些战犯九成以上是安分守己的老百姓,他们生活在乱世,无奈之下只好随波逐流,被迫从贼,但他们也知道不管是何等的不愿,都改变不了他们造反的事实,若是按照律法量刑,那是诛灭九族的大罪。然而朝廷不但没杀他们,还给他们一家人田地、百姓户籍,他们只需劳作几年就回家与亲人团聚,在劳作期间,朝廷还供应他们吃食,这也使从贼时候也吃不饱肚子的战犯们对朝廷充满感激,再加上朝廷每个月都拎出一队‘劳模’当众特赦,也使人人对都充满了盼头,为了争取到特赦名额,个个干劲十足,几乎不用官员监管,便对着分下来的任务段猛攻。
除了民夫、奴隶、战犯,被裁下来几十万士兵也投入到了各项工程建设之中,他们每千人为一队,分布在工程各分段,在劳作之余,还还起到监管奴隶、战犯的作用,他们有薪水拿,倒也无人提出异义。
由于有杨广修洛阳、大运河、紫河长城的教训,朝廷为免群起反感,不仅在《半月谈》上加大宣传力度,连番发文介绍这些浩大工程的必要性、重要性,还在退役士兵、战犯群中宣传,让大家意识到各项工程对每个人都有利,是利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功业。
但是开年之后开始的轰轰烈烈大建设,也使军事行动大为减弱,各地都停止攻伐,按兵不动,努力消化青徐荆扬四州。
虽然李渊不甘心荆北数郡就这么失去,但不管再怎么不甘,战败者就必须承担战败的苦果。
至于杨侗,在各国君王、使臣采买一通,纷纷离开之后,也变得清闲了起来。朝廷的制度经过一群时代精英几年的执行和完善,基本定型,投入到青徐荆扬四州也没有出现水土不服的迹象,太守和通守/县令主政、郡丞/县丞主军和治军、郡尉/县尉断案、郡御/御县御主监督、郡正/县正主教育,五权分立的结果,让这四州下的各郡县迅速步入正轨。而闲下来的杨侗偶尔会跟房玄龄、杜如晦、罗士信等青年大官放下政务去猎奇一番,如同狐朋狗友一般去体验新事物,比如去胡姬酒肆看胡姬跳舞,有时也会前去平康坊青楼听歌姬唱歌。
当然,杨侗不可能像房玄龄、罗士信那样,跟青楼少女跑去青楼后院探讨新曲,毕竟他不怕老婆,明明守着家中三千弱水,却只能取一瓢。更多空闲时间被杨侗放在教育子女身上,要么是与后妃做些有益身心健康的事情,鉴于自身经历,杨侗极度怀疑史上累死的皇帝,都是在后宫之中操劳过度,精疲力尽而死的。
值得一提的是,贤妃长孙无垢在新年刚过不久,为杨侗生下了第六个儿子杨巍。
这天早朝结束,杨侗看了眼来自成都的情报,对诸臣笑着说道:“黑冰台发来情报,李渊在益州大发邸报,一边渲染我军凶残暴戾,一边号召益州百姓保家卫国,分到田地益州百姓踊跃从军,不到一个月时间,就让李渊筹集到了数万新兵,据说还在进一步扩大宣传,争取扩军十万。”
杨恭仁冷笑:“竭泽而渔,不异到自掘坟墓,就益州那点地盘,哪养得了这么多军队,他这是作死。”
“不错,李渊越疯狂,对我军越有利。”杨侗点头认同。
李渊在入蜀的时候,被沈光搞死了很多精兵在长江,李孝恭在舂陵又损失了十多万大军,就算再募集人马,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不能与隋军相提并论,最重要的是李渊损失的不单是士兵,还有大量将领,连作战经验丰富的校尉都凑不齐,上得了台面的高级大将,恐怕都拿不出几个,反观隋朝这边,能够独当一面的统帅大有人在,基层将领多如牛毛,五千名玄甲军就是五千名校尉级军官,玄甲军的武官到了十大军团,完全有越级指挥的能力……在武学院进修的几千名武学士,又有哪个不是各军推荐上来的优秀人才?这两大武官摇篮加起来,计有万余人。
李渊其实也挺难的,要是不征兵,只能看着隋军一点点吞食;而征兵的话,纵使有足够的兵力,却陷入无人能够统兵作战,这对李渊来说,才是最尴尬的事情。
“伪唐在益州的民心正处于鼎盛之势,若是我军此时南征,必将受到极大的抵制,微臣认为暂不可图。”杨恭仁接过杨侗递过来的情报看过之后,说道:“不过铁矿石涨价十倍以后,李渊也要疯狂采购,可见他现在执行的是先军政策,益州微弱的家底要被伪唐的军事吃空,当他们把抄有所得消耗干净,只能尽情压榨百姓,所以伪唐的鼎盛之势只是昙花一现,持不可久。”
“不错!”韦云起亦是点头道:“李氏父子分裂之势越演越烈,用不了多久,便会爆发起来。但李渊和李建成、李世民、李元吉都清楚:他们的权力帝位来自于伪唐国祚,来自于伪唐的稳定,否则一切皆休。要是我军贸然进攻,反而促成李氏父子同心协力、同仇敌忾。”
魏征面色难看的叹了口气,“就零零一发来的情报来看,李元吉已经成功的挟制了李神通,而李渊因为水土不服病倒了,若是李渊一死,或是难以理政,李元吉必跟李建成反目,一场皇座之争在所难免,不管是谁笑到最后,第一目标便会是领兵在外的李世民,战火之下,益州元气大伤。”
tfboys之追上你
“为了以后的和平,有些牺牲是必须付出的!”杨侗叹息一声,史上的李唐王朝为了尽早大统一,对关陇贵族、关东士族,以及各路诸侯许下太多承诺,从而留下许多遗祸,名义上虽然是一统了,可许多地方还是游离在李唐王朝之外的势力,之后李渊用高利为诱,将杜伏威等诸侯王诱入京师一一弄死,结果仍然还是要用武力去收复,但出尔反尔丑名,也成了各地豪强屡次三番造反的借口,真要细究起来,李唐真正实现大一统,是在冯盎病死之后的646年,当地豪强在冯盎死屡次造反,这才使李唐王朝军队有了正当理由进入交州,使之正式进入中原政权之中,说到底,真正的大一统还是要用刀子杀出来。
“其实让李氏父子早日反目也非难事。”房玄龄微笑道。
“有话直说。”
“圣上只需回洛阳就行了。”
“妙!”杨恭仁目光一亮,第一个赞同道:“关中离益州太近,圣上留在大兴,李氏父子想要有什么动作都不得不忌惮,要是圣上把第五军带回洛阳,李氏父子压力大减,能够放开手脚,大搞动作。”
“有道理!”杨侗点了点头,他还没坐过圣武车呢,得好好体验一回,“先让第五军明天回去,我们三天后还朝。

本以为李渊真会为了伪唐国祚可以存续,通过禅位的方式,确保皇权平稳过渡。谁想到李渊不仅没有兑现诺言,反而变本加利的内斗,这是嫌伪唐亡得不够彻底吗?
活该!
虽然不知李渊为何出尔反尔,不过杨侗隐隐约约觉得,这件事必然和李世民自立有关。
或许李渊见到自己都制服不了李世民,担心自己退位以后,李世民立即反了李建成,是以失信天下、失信李建成。
但他完全没有意识到,正是他所主宰的伪唐朝廷暮气沉沉、勾心斗角,才使李世民失去信心、失去耐心,不得不以极端自立,企图通过这种方式前来拯救伪唐。
“圣上,大喜。”这时,凌敬一脸兴奋的走了进来,将两份文书交给杨侗,“征南军发来捷报,徐世绩将军已在昨天击败冯盎主力,麾下十万大军死了四万之多,另外俘虏了四万五千余人,加上之前在南海郡、苍梧、信安、永平抓到的叛军,我军如今光是交州的俘虏就有七万之多。”
“俘虏都快赶上我军兵马了,这可不是好事儿。”杨侗揉了揉太阳穴。
俘虏,也是最容易发生暴动的一群人,关键是獠人性情野蛮,大多又不懂汉语,打乱未必能降低他们的反抗意志,尤其是俘虏加起来,甚至赶上军队的时候,危险性可不低。
凌敬嘿嘿笑道:“张镇周将军还说,要是圣上嫌俘虏麻烦,他们就用战船把这些俘虏运到大海,然后一个个扔下去。”
“……”众人脸都黑了。
“净瞎说,这是劳力,扔了实在太可惜了。”杨侗没好气的瞪了凌敬一眼,“大隋需要用劳力的地方多不胜多,光了黄河、淮水两岸就多多益善!”
杨恭仁沉吟半晌,建议道:“圣上,冯盎已经不成气候,我军已经没有必要要南方保持那么庞大的军队,可以让部分将士押解俘虏由海路、运河前来中原,然后抽出四万已经没了脾气的奴隶,将他们一起打乱重编,分为十一个大营,每营一万,再由四万退役军一边劳作一边看管。而且这些人从海上来,连回家的路都找不到,到了中原以后,又见周边都是陌生人,定然慎言慎行。”
“也好,就让王辩将军带四万名将士负责押解俘虏北上,然后就按照左仆射的方式,分到新运河各段去吧。”搞了这么多年的奴隶贸易,大隋朝廷已经有一套成熟制度管理奴隶、俘虏,杨侗十分放心。
“喏。”
“另有一件事!”凌敬说道:“藤穆王次子杨纶一家,受冯盎软禁多年,如今已被徐将军成功解救。”
说着,凌敬将译好的公文递给了杨侗。
杨侗接过一看,上面详细的介绍了杨纶际遇,稍一沉吟,吩咐道:“让他们一家随王将军一道还朝。”
“喏。”
杨侗将公文递给了杨侑,说道:“恢复杨纶邵国公之爵位,等他们回到洛阳,为他们一家举行归籍仪式。”
相对于杨恭仁、杨师道、杨善会,杨纶、杨集与他们兄弟关系更近,毕竟他们是杨坚的亲侄子,关键是这两人不管在什么时候,始终心怀大隋,这份心意着实难得,给个国公之位并不过分。
“臣弟遵命。”杨侑应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