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q9x爱不释手的小說 一世獨尊 起點-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大爭之世熱推-ldtqx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第一千八百八十章
夜孤寒的突然到来,让局面瞬间反转。
方才还不可一世的青阳圣君,顷刻间就白挨了两个耳光,脸都被扇肿了还是瑟瑟发抖。
夜飞凡跪在地上,惊恐而不安,同时充满了诸多不解。
夜倾天怎么和青河圣尊扯上关系了?
青河圣尊何等人物,那是瑶光大弟子,年纪轻轻就成了圣尊,放眼整个昆仑都是风云人物。
在夜家诸多宿老眼中,夜孤寒将来是要成帝的,会在黄金盛世中撑起夜家的脸面。
林云看见夜孤寒,松了口气,大师兄总算是回来了。
不然今日之事,还真不知如何收场。
“青阳圣君!”
夜孤寒面露笑意,居高临下的看向对方。
“在在在。”
青阳圣君挣扎着起身,唯唯诺诺的道。
“平白无故,你为何对夜倾天出手?难道他就不是夜家族人了?”
夜孤寒笑眯眯的道。
“我……我是奉太公之命啊……太公他想见见夜飞凡……”
夜孤寒明明在笑,可却让青阳圣君瑟瑟发抖,愈发惶恐不安起来。
赶紧将责任,都推诿给了那位刚峰圣尊。
“纵使如此,也不至这般粗鲁吧,你堂堂圣君,稍不注意,可就会伤到他了。”
夜孤寒淡淡的道:“我听你口气,更是狂妄的不行,圣君之下皆是蝼蚁?圣君又如何,圣君亦不可欺人,紫雷峰主,你上去亲手扇他两个耳光。”
紫雷峰讪讪道:“青河圣尊言重了,圣境之下确实都是蝼蚁,他日我晋升圣道之后,会亲自向青阳圣君讨教。”
林云若有所思,看了一眼,峰主眼中明显藏着一丝怒火和忍耐。
青阳圣君闻言长舒口气,这家伙总算知道点好歹。
被圣尊扇两个耳光也就罢了,那可是圣尊,他心中不会有半点记恨。
至于半圣,那就是蝼蚁般的废物。
被这种人物扇两个耳光,比杀了他还要难受,传出去会何等难听。
“紫雷峰主好气度,在下佩服,日后必定携重礼登门道谢。青河圣尊说的对,圣君也不可欺人。”
他赶紧开口,就想将此事定下。
紫雷峰主略有不甘,可真让他一个半圣对圣君动手,各种顾虑都是有的。
“峰主不愿,我来吧。”
可就在此时,突然传来一道声音,诸多目光顿时抬头看去。
是夜倾天!
站在紫雷峰主身边的夜倾天,面对各方视线,神色平静。
“你敢!”
青阳圣君暴怒。
“我有何不敢?”
林云直接大步朝前走去,像是一柄利剑,顶着对方的圣威一步步逼近。
“青河圣尊?”
青阳圣君彻底慌了神,哀求的看向夜孤寒。
紫雷峰山门附近,包括夜飞凡和两名半圣,还有诸多内门弟子全都傻眼了。
夜孤寒笑道:“紫雷峰主不愿原谅你,我本想亲自出手,废你百年修为。既然夜倾天愿意动手,也就罢了,青阳圣君还不快谢谢他。”
青阳圣君顿时如坠冰窟,浑身都在发抖,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他很不甘,这比半圣扇他还要难受,还要屈辱。
林云这人很简单,紫雷峰主对他好,谁伤害他,那他也不会客气。
即便你是圣君!
啪!
林云直接动手,不多不少,当场就是两个耳光。
四方寂静,鸦雀无声。
即便是白疏影,此刻也是倒吸了口气,这夜倾天胆子未免太大了。
即便有圣尊撑腰,可对一位圣君动手,到底哪里来的勇气。
青阳圣君手脸色难堪之极,眼中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夜倾天竟然真的动手了!
“青阳圣君,太公找林云何事?”夜孤寒打破沉默,忽然开口问道。
“太公……太公……”
青阳圣君面色变幻,终究还是说道:“太公想见见夜倾天,想知道他的剑术为何精进了这么多,也担心他是旁人冒充,而后给我夜家惹下祸端。”
夜孤寒笑道:“夜倾天既然会神霄剑诀,剑术为何会进步这么多,这还不够明白吗?自然是本圣教的,他若是觉得奇怪,可以随时与本圣讨教,犯不着大张旗鼓为难一个小辈。”
“是是是。”
青阳圣君唯唯诺诺。
夜孤寒叹了口气道:“天道宗毕竟还没散,宗规还在,别在宗门行驶族规,小心给夜家带来祸端。”
“他现在是龙郓大圣的弟子,若真惹的龙郓大圣生气,太公只怕也扛不住。”
青阳圣君不敢反驳,又是一番行礼之后,带着夜飞凡等人灰溜溜的离去。
一场风波,算是暂且落幕。
“方才多有得罪了,还请不要将此事记恨在夜家身上。”
夜孤寒轻轻一跳,落在紫雷峰主面前,拱手行礼道。
紫雷峰主心中感到丝暖意,连忙道:“青河圣尊客气了。”
夜孤寒笑道:“那我带这小子离开会。”
“圣尊有意,自无不妥。”紫雷峰主道。
“夜倾天,别忘记你之前的承诺。”
眼见,夜孤寒抬手就要带走林云,白疏影稍稍一愣,连忙出言提醒道。
……
天道宗,夜倾天洞府处。
“好小子,混得不错啊,圣女都盯上你了?”夜孤寒眯着眼笑道。
耽美:爱上”甜心”小弟弟
林云解释道:“师兄别误会了,我是之前答应了她,过段时间要去幽兰院,天璇剑圣要授我剑术。”
“天璇剑圣啊,不会看出你的身份了吧?”
夜孤寒捏着下巴道。
“应该不至于。”林云道。
“最好没有,不然你就惨了。”夜孤寒意味深长的笑道。
“这里面有什么故事吗?”
林云试探性的道,他其实隐约知道了些,师尊与天璇剑圣,还有静尘大圣,应该有不少暧昧。
但也就龙郓大圣的只言片语,其中细节完全无法猜测。
“陈年旧事了,不过你怎么拜入龙郓门下了?他当年可是师尊坑惨了,哈哈哈。”
夜孤寒不由自主的笑道。
“我正要与师兄说此事……”林云将其中经过,一五一十说来了遍。
而后,也将自己的顾虑说了出来。
他毕竟是瑶光弟子,未经容许就拜旁人为师,这是相当严重的行为了。
“无碍。”
夜孤寒笑道:“说不定,师尊早就料到了,不然为何让你来天道宗。”
林云闻言轻松了许多,他对龙郓大圣观感很好。
“对了,大师兄。这所谓太公,咋就盯上我了?”林云疑惑的到。
夜孤寒长叹一声,道:“大约是你的存在,威胁到他的后人了,想来探探底细吧。”
“他的后人名为夜锋,是夜家年轻一辈之中,举全族之力培养的妖孽。也是如今天道宗,少数能与道阳圣子争锋的几人……”
林云听的头大,嗤笑道:“那太还真看得起我。”
关于道阳圣子,林云即便没有刻意打听,也知晓了许多他的事。
这位圣子很恐怖,二十岁就有九元涅槃修为,风华盖世,冠绝东荒。
是整个东荒年轻一辈,旗帜性的人物,与神凰山姬家那位小公主,并称为绝代双骄。
如今也不过二十五岁,传言中,修为已达到半圣之境。
夜锋能与道阳圣子争锋,就算稍弱些许,也应该不会弱上太多。
夜孤寒继续道:“你若不是夜倾天,兴许还能活着走出来,你若真是夜倾天,一旦见了这位太公,啧啧……龙郓大圣也未必能将你捞出来?”
“这么可怕?”
林云神色凝重,事情的严重性,似乎超乎了他的预料。
夜孤寒感慨道:“世家就是如此,夜倾天一个庶出子弟,能有谁真正在意?”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大师兄对这夜倾天,似乎有些特殊感情。
“因为我也是庶出,还是本家外的庶出,若非师尊收我为徒,呵呵。”
夜孤寒笑道:“所以我很清楚这帮人是什么德性。”
原来如此,林云心中恍然。
他见大师兄情绪稍显低落,岔开话题,说起了天阴圣女的事。
“竟然这样一层关系?”
夜孤寒听完后,也是显得颇为诧异。
夜倾天潜伏在圣仙池,竟然是受王慕嫣指使,这还真是让人意外。
“这事你别轻举妄动,王家在天道宗也有很大势力,一旦稍有差池,你会有杀身之祸。”
夜孤寒凝重道。
他总是布满笑容的脸上,少见的露出沧桑之色,叹道:“青龙策即将出世,大争之世,风雨飘摇,这东荒谁都避不了啊!”
他是圣尊,能看到许多事,甚至能亲自参与某些事。
所以对这将要到来的黄金盛世,还有东荒涌动得暗流,感触要比林云深上许多。
“这青龙策真的很重要?”
即便听了很多次,林云还是感觉很神奇,一本记录英雄的书籍而已。
到底有何魅力,让诸多大人物都如此感慨。
“青龙策自然重要,那可是青龙策啊……”
夜孤寒叹道:“可更重要的是,它一旦出世,也代表着平静了三千年的昆仑,将会迎来前所未有的动荡。无论是谁,都不可避免的会被牵扯其中……你也不例外。”
“某种意义上,师尊都被牵扯其中,还有什么比一位帝境陨落,更能宣告旧时代的终究。还有什么,比大帝之血更合适开启这黄金盛世?那位女帝,等这一刻等了很久吧。”
夜孤寒双眼微眯,嘴角带着丝嘲讽,眼中透着前所未有的寒芒和杀意。
林云心有戚戚,当初大师兄离开时,说此行与师尊有关。
断魂血琵琶 云中岳
如今看来,这一趟走的并不顺利。
不过就在他刚想问些什么时,夜孤寒笑眯眯的道:“既已入星河,该教你修炼剑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