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08n7優秀都市言情 奮鬥在開元盛世 線上看-第671章 木!火克木分享-h1w76

奮鬥在開元盛世
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奋斗在开元盛世
观战台上,安禄山看着足足四丈高、五丈长的大型攻城锤启动向前,上万战士或骑马、或步行,紧紧跟随,一时之间竟然有了一种斗志昂扬的感觉。
转头,看向史思明。
“辛苦你了。”
这得好好夸赞几句啊,虽然攻城锤刚刚出发,最终的结果还暂时不能确定,但是人家史思明统领工匠营,在短短的十天时间之内,不但制作出了传统的攻城器械投石机、云梯等等,还别出心裁地打造出如此强大的攻城锤,绝对是走心了,这就是功劳!
作为大军首领的安禄山,最起码的赏功罚过还是要做的,当然,现在攻城锤还没有建功,不便直接奖励,只能“口头”表扬一二,等攻城锤真正攻破汜水城防,那才是大肆奖赏史思明的时机。
即便如此,也不影响安禄山现在看史思明“顺眼”,就连他将投石机阵地安排在土山之后,忽略了投石机的射程,造成投石机的作用大打折扣,安禄山都“主动”替史思明找好了理由,毕竟人家一门心思在打造攻城锤,务必求一个“一击必杀”,怎么会“分心”去考虑投石机射程这么小的细节?有所疏漏,也在所难免……
什么忠心用事,什么胸中有丘壑,不要钱的好话一顿猛夸,夸得史思明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安禄山这才稍停,又将话题重新转回攻城锤之上。
“这架攻城锤,史将军走心了,即便还没有推进到汜水关前,安某倒是也不担心,就以谢三郎的手段,也难以伤害分毫。
不过呢,要说担心,也有一点……”
史思明刚刚被夸赞了半天,就连观战台上的众人都纷纷出言,正是“飘飘然”的时候,现在听了安禄山的言语,自然抱着一种“你懂个屁”的心态,要多问一句……
“节帅担忧,所谓何来?”
“行进线路。”
安禄山直接坦言自己的担忧。
“我看这种新型的攻城锤,别的都好,不过在兼顾了体积和威力之后,是不是对行进的道路也有所要求啊?
平坦,乃是重中之重。
当然,中原攻城,在面对汜水关的时候,自然不用像山地攻城一般考虑什么坡度,不过,起码也得保证攻城锤能够顺利抵达汜水关外吧?”
说到这里,安禄山侧过头,瞥了史思明一眼。
“就是为了这个,咱们才出动了上万人,固然有借攻城锤破城的意思,不过我想,更重要的,却是保护着攻城锤靠近汜水关城门……吧?”
说着,安禄山已然全然转过头来,直面史思明,微微俯身,双眼紧盯,开口说道:
“须知,这一万士卒,都是战士,不是民夫,上阵冲锋,拿的是刀子,不是铲子!
就算他们要保护攻城锤靠近汜水关城门,你也千万别想着在攻城锤无法通过的时候,让他们帮着挖土平坑……
纵然东西是好东西,也得用在实处才行!
所以,史将军,你得给我交个底,这一战,到底能不能把攻城锤推进到汜水关前?”
史思明一听,顿时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节帅的担忧,与其说担忧攻城锤不能顺利抵达汜水城外,不如说是担忧……城外的地道吧?”
安禄山点了点头,没说话。
史思明哈哈一笑。
“节帅大可不必担忧,在建造攻城锤之初,属下就已经考虑过这个问题。
节帅可能没有注意到,汜水关城外的地道虽然纵横交错,但是在一里之地的范围之内,直通汜水城门,却有一条宽达六丈的道路,上面一条地道都没有!
这可能是谢三郎预留给淮南铁骑出击到道路……
如今,在他闭门不出之时,正好方便咱们攻城锤过去!”
安禄山一听,大为兴奋,不由得连连点头,着实夸赞了史思明几句,这才把目光重新投向战场。
攻城锤,已然绕过土山,在配合的士卒保护下,向汜水关城门方向步步紧逼!
“嗖……”
“嗖……”
“嗖……”
三支破城弩,破空而来!
“噗噗噗!”
连响三声,如中败革,正中攻城锤侧面的坡面牛皮之上。
破城弩牢牢钉在上面,携带的火油却顺着坡面泼洒而下……
“嗖……”
一支破城弩,带着火焰,如同流星一般射来,同样射中攻城锥的坡面。
火油在火焰的引燃下,轰然燃烧!
可惜。
大量火油早就顺着坡面流淌到了地上,残留在坡面上的火油实在有限,即便被火焰引燃,一阵浓烟烈火之后就迅速熄灭,根本难以烧毁厚实的牛皮,更何况这些牛皮,在攻城锥出发之前,早就被叛军用水洇透了……
有效!
叛军一方,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
攻城锤之中推动的叛军,得知唐军破城弩难以伤到自身,更是爆发出十二分的热情,一阵欢呼之后,奋力推动攻城锤,直奔汜水关。
周围叛军,更是抬起云梯、迈开大步,仅仅跟随着攻城锤前进。
淮南军的破城弩,却没打算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们。
“嗖嗖嗖……”
激射不断。
超神侵袭
即便一时半会对攻城锤难以造成实质性的损伤,淮南军就把攻击的目标转移到了叛军身上。
他们可没有三层牛皮做防护!
“啊……”
“啊……”
惨叫之声此起彼伏。
破城弩发射的箭矢,就是纯铁打造出来的投枪,在机械的力量驱动之下,非人力可对抗,向来都是守城一方的“神兵利器”,尤其谢三郎将破城弩安置在汜水关南侧的山岳之上,借助地利的优势,不但增加了射程还提升了威力,更显得威力无俦。
射入叛军人群之中,那真是挨着死、碰着亡。
每一支破城弩激射,都是一道沟壑,人血铸就!
叛军之中人心浮动,毕竟所谓开战这么多天一来,这是叛军第一次“正式攻城”,这种“攻城”时候常见的惨烈,他们却还不太适应……
刚刚有所动摇,一直跟在后面的督战队就上来了,横刀带鞘,当做棍子使,噼里啪啦地砸下去,让所有士卒都明白了,这是在战场之上,有进无退,再有犹疑,都不用淮南军的破城弩建功,安禄山派过来的督战队,就干把刀子抽出来吓死手!
冲!
想活命,就得跟上前面的攻城锤!
这个道理,王二蛋早就想明白了。
他亲眼看见火油奈何不得攻城锤之中,立马带着黑山部的青壮先前一顿猛冲,惹得拖在后面的督战队还看了他好几眼,还以为黑山部作战勇猛呢……
其实,哪里是那么回事啊?
王二蛋带着黑山部的青壮,抢在大部分叛军反应过来之前,在攻城锤的左后方抢了一块地方,成功之后,就一直控制着速度,保持着跟攻城锤行进相同的速度……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为啥?
因为不知破城弩的山岳,在攻城锤的右前方……
黑山部的位置,正好能藏在攻城锤的后面……反正破城弩射不破攻城锤,这地方,最安全!
果然。
王二蛋的“鸡贼”起作用了,淮南军破城弩激射不停,在他们的身后,不知道有多少叛军死于非命,而他们黑山部的四十三人,却毫发无损。
不过,王二蛋却没有多少得意,他就不相信堂堂“天神”,只有这么一点手段……
眼前,就是汜水关外的一箭之地,他也顾不得其他,暗中提升了警惕。
果然。
刚刚进了汜水关外的一箭之地,就是一阵箭雨泼洒。
大唐淮南军仿佛拿攻城锤没办法了一般,只能依靠数量的堆积来对付它,大量羽箭,或携带火油,或点燃火焰,如同大雨一般从天而降,将五丈长、三丈宽的攻城锤完全笼罩其中。
可惜。
叛军早就料到了这一点,正如史思明说的,大坡度、覆以三层牛皮、一掌厚的泥土,再加上出战之前,一遍一遍地浇水,不但洇透了三层牛皮,连带着整个攻城锤都湿漉漉的……
即便淮南军不计成本地攻击,妄图烧毁攻城锤,但是除了羽箭携带的火油燃烧剧烈之外,攻城锤根本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等到两轮箭雨过后,竟然只有坡面之上的第一层牛皮略微破损而已……
叛军一见,顿时大为振奋,都不用督战队动手了,呼哈乱喊着,乱糟糟地就冲了上去,还有脑子不明白的,甚至直接冲到了攻城锤的前面,被汜水关城头的一阵箭雨,直接射倒在地……
至于王二蛋,混在上万叛军士卒之中,又开始“鸡贼”了……
不但没有刻意前冲,反而暗中招呼黑山部的青壮,悄悄地放慢速度,尽可能在不让督战队发现的情况下,与前方的攻城锤拉开距离……
为啥?
刚才进,现在倒退了……
其实,王二蛋这一进一退之间,意思非常明白,不求有功,但求活命!
他,已经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哪?
地道!
该怎么说就得怎么说,人家王二蛋,在汜水这个战场上,绝对是一位“资深人士”,至少整个叛军之中,只有王二蛋和他统领的黑山部,从头到尾经历了叛军和汜水之间战斗的全过程。
抛开第一战淮南军炸毁汜水县城不谈,其余的两场接战,无论是伏击安禄山,还是烧毁土山,淮南军的种种手段,都跟地道有关……
眼看着攻城锤进入了汜水关外一箭之地,这都推进三十多长了,再有个四五十丈的距离,就要对汜水关的城门产生直接的威胁了,王二蛋就不信了,淮南军能不着急!
既然着急的话,他们最为常用的手段,地道,为啥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绝对不是好现象!
王二蛋知道,他既然奉命配合攻城锤行动,在攻城锤没问题之前,断然不可能退回大营,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离攻城锤远远的——因为他知道,即便淮南军真的要出手的话,必然针对攻城锤,才不会去管他们这些跟着跑的小兵呢……
就在王二蛋带着黑山部青壮一点点拖后,都快引起后面督战队注意的时候,终于出事了……
“轰隆!”
一声巨响,吓得王二蛋马上站住了身形,他身边的黑山部青壮也早就得了他的示意,听到声音不对,跟王二蛋一样,想都没想就停下了脚步。
怎么回事?
不知道!
好像是攻城锤前方传来的声音……
还没等他们琢磨明白呢……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
一道深沟,就这么突兀地出现在王二蛋等人眼前。
王二蛋一屁股就坐地上了,吓得!
脚尖距离深沟,不足一尺!
刚才但凡多走一步,说不定现在已经落入这出陷阱之中。
王二蛋左右一看,这才发现,突兀出现的深沟,足足六丈长短,和汜水关城外的地道,竟然勾连成一线。
到了这个时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人家在汜水关外挖地道,根本就是一圈一圈挖出来的,之所以还假模假式地留下了一个六丈宽的道路,就是等着给安禄山叛军挖坑使呢……
这不,今天,这不就是用上了?
王二蛋也想明白了,刚才第一声巨响,必然是在攻城锤的前方,也显露了早就挖好的地道!
一前一后,正好把攻城锤给困在了原地!
想明白了这一切之后,王二蛋不知道为什么,莫名之间,突然有种心安的感觉,“天神”果然不同凡响!
就在王二蛋还没来得及仔细体会这种奇怪情绪的时候,突然闻到了一种刺鼻的味道……
这味道……有点熟悉……
火油!
王二蛋抬眼一看,地道覆土尘埃落定之后,才算是看清楚,原来,在六丈“道路”的下面,还隐藏着一条宽阔的“地道”,幽深,隐约能够看到波光粼粼……
全是火油!
“跑!”
王二蛋想都没想,一声惨叫,招呼黑山部的青壮就往大营方向玩了命地逃跑……
“轰!”
背后猛然一声巨响,随即就是热浪翻涌,巨大的力量,甚至让王二蛋等人感觉到有人在他们背后推了一把!
再回头!
一片火海!
四丈高的攻城锤,全然被笼罩其中!
公主在上:师父不要啊 半筝
完了……
王二蛋惊骇欲绝。
正在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时候,突然又听到头顶处有异响……
抬头。
数不清的黑影,从头顶略过。
个头不大,比不上叛军使用投石机的石弹……
数量不少,密密麻麻的,仿佛一窝蜂一样……
王二蛋都看傻了,目光追随者这一窝黑影,缓缓地看向了大营方向……
那里正是叛军投石机阵地后面的观战台!
片刻之后……
“轰轰轰……”
爆炸之声连绵不绝!
再看观战台,早已变成了一片火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