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第六百二十章 你怎麼還縮水了?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银龙的黑科技
这一刻,李维好像终于明白希尔维那仿佛‘大预言术’的‘预知能力’可能是怎么来的了。
也许,她也像先前的这名吉斯洋基人一样,在受到虚空侵蚀的某种精神恍惚的状态下,于此地那混乱的时间洪流中,看到了未来的一种可能性?
可也不对啊!
那时候希尔维还没来这里…
不!
李维忽然想起美坎修特说她和希尔维第一次初见的时候,对方似乎受了很重的伤,身上更是被幽能侵蚀过…
难道…对方其实之前就已经来过一次?!
这样才能解释的通…
“未来?那就是我们吉斯洋基人的未来?不…怎么会这样…不,一定是有哪里搞错了…”
身旁的赞纳德自从被李维告知了‘实情’后,就一直出于精神恍惚的状态跟在李维身后不停喃喃自语着。
不过还别说,他这副怀疑人生浑浑噩噩的模样,反倒是让他跟那些混乱的银色蜥蜴还像一些…
李维虽然没有被吉斯洋基人打劫过的经历,但也从基克他们那儿听说过卡洛斯那只灵吸怪族群的悲惨遭遇:
明明没招谁没惹谁,甚至在星界宅着一心攀他们那灵吸怪失落的科技树,废寝忘食都到了‘辟谷’的境界。
当然,在星界生物原本就已经到了哪怕长时间不进食也不会饿死的程度了,甚至都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只有在回到物质位面才会遭遇来自时间的‘清算’。
可即便是这样,还是被这群吉斯洋基人以血仇的名义给灭门了…
虽然他对灵吸怪这种生物没有什么同理心,但对这些臭名昭著的星界海盗同样也谈不上什么好感。
最终还是被对方烦的不行,才出言安慰道:
“也不用太担心,这种窥视到时间长河片段的遭遇你不是第一个遭遇到,我曾经就‘预见’到过自己领地的破灭。”
赞纳德猛地抬头,眼中升起了一丝希冀,急忙问道:
“然后呢?”
“然后我的领地就没了。”李维摊开爪子道。
“???”
吉斯洋基人瞬间自闭了…
得到安宁的银龙领着安静的吉斯洋基人,一路顺着那些带着猎物的银色蜥蜴的足迹向着山脉深处行走了大概一个多小时,那种斑驳枯燥的隧道终于出现了一片宽敞些的地带。
看上去像是一片广场,至少有四个足球场加起来那么大。
只是待看到广场正中央矗立的一片雕像时,李维的目光忽然顿住。
斑驳的石雕一共九座,九头形态各异的巨龙环绕成一个圈,一眼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主次之别,只不过从雕刻手法上,依旧能够看的出其‘地位’上的些许差距。
或者说能够从雕刻者的角度,看得出其对这些存在于心中的敬畏程度。
其中最高大显眼的,自然要数面对着他们这个‘出口’的那一座。
一头宏伟的巨龙竟是如同人类一样身着铠甲,面颊两侧狰狞的鳍刺锐利而又威严,双臂更是如同山脉般雄伟强壮。
只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年代过于久远的缘故,导致其面部的轮廓早已模糊不清。
反倒是位于他身旁那具身体修长,似乎抬头仰望着对方,身体每一处细节都透着唯美的雕像被李维一眼就‘认’了出来。
那就是掌管着生命,光明与怜悯,有着仁慈女士、发光的银龙等称号的银龙母神———塔玛拉。
于是剩余能够和这位龙神并列的七座雕像身份也就昭然若揭:
掌管学习、创造与快乐的创造女神阿丝忒瑞娜
掌管收获,地位,财富的‘宝库的女主人’艾斯泰伯拉。
掌管命运,死亡,审判的‘沉默的观察着’库洛尼普斯。
掌管腐败,亡灵,枯萎的‘恐怖的夜龙’法拉祖尔。
掌管火,毁灭,新生的‘世界的清洁者’卡瑞克斯。
掌管幽默,讲故事,灵感的‘传说的保管者’赫尔。
掌管平衡与公正的‘生命的平衡者’兰蒂斯。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只是让李维有些疑惑的是,这七位至今依旧在被不少巨龙们所信仰的石雕,都齐齐没了头颅…
唯有银龙母神塔玛拉和那尊李维依旧没听说过却占据主位的雕像保存相对完好。
这让身为银龙的李维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在从幽暗地域步入地表的北地之后,他就从银翼夫妇那儿恶补过很多关于巨龙方面的知识。
除了巴哈姆特和提亚玛特这两位后来居上的外来龙神,在李维印象中,巨龙的始祖龙神,一直只有八位…
可现在,在他的眼前,居然出现了一位从来没听说过的第九位?
就在李维盯着这些雕像发着呆时,就看见先前一直处于自闭状态的吉斯洋基人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雕像近前,抚摸着石雕基座上的花纹,自语道:
“这是巨龙的文字吗?怎么跟我学过的那些好像不太一样?”
李维闻言也凑到了近前,当即就注意到,那座不知名雕像的脚下,竟然堆满了先前那些被猎杀的兽人尸体。
‘类似某种祭祀吗?可这里明明是塔玛拉的神域,它们为什么祭祀的却是这一座。’
百思不得其解的李维当即将那些血呼啦撒的兽人尸体扒开了一些,微微眯起眼睛,总觉得这些文字像是东平西凑出来的,但却和他学过几版巨龙文还是能够找到些许痕迹和规律,于是开口道:
“这应该是比较原始的巨龙文字,让我来瞧瞧…
“您于对抗污秽的坚守中陨落,也必将于神圣与崇高中复苏。
“我们的父,永恒的主,伟大的永恒之轮与阴影吞噬者。
“所有巨龙的创造者,包容万有的九面龙神…
“我们必将您的名铭刻于心,传颂于世。
“我们永远的圣贤、龙之调停者与迷途中的指引者
“———艾欧…
“艾欧?九面龙神艾欧?!”
李维陡然瞪大了眼睛,当即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语法问题翻译错了。
“艾欧?那不是神上之神的尊名吗?”
一旁的吉斯洋基人也是楞然看着他,怀疑自己眼前这头黑了心的银龙又在逗他寻开心。
是的,这阵子赞纳德也恍然反应了过来,这头银龙先前八成没对他说实话。
以他的了解,银龙最重家人与感情,要是领地被灭了,不一门寻思的去复仇,还搁这儿冒什么险?
总之,这头银龙没他之前想象的如传言中的那么正直可靠,甚至在他看来,还没他的红龙伙伴来的‘耿直’。
李维此刻却是没心思去管这家伙是不是已经自我开解走出心理阴影了。
正如这名吉斯洋基人都知道的那样。
某个已经死去的神上之神…也叫艾欧…
凡人重名还好解释,神祇的名字…即便是发音相同,都可能导致信仰纠纷的…
当然,身为大佬的艾欧并不需要所谓的信仰,但也不至于去坐视一头巨龙顶着跟他一样的名号去招摇撞骗吧,哪怕管的不是同一个物种…
不过不管他们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但看样子…应该是都死透了…
否则前者绝不会坐视自己的‘龙之王国’衰败到这种程度。
后者同样不会坐视自己创造的世界被死亡三神胡作非为后,还被他暴力修改规则。
就在李维思考着这中间可能有的复杂关系时,身旁的吉斯洋基人却是再次将他的思路打断:
“不对…怎么会没有呢?”
“没有什么?”李维没好气的扭头问道。
赞纳德当即就觉得胸口有股鬼火再往外冒,身为吉斯洋基人族群首领的他平时到哪里不是受人尊敬,此刻却沦落到跟眼前这头银龙爪下的眷属一样…
不过对方拳头比他身体还大,而且还得靠对方离开这个鬼地方,只要按捺着怒火回答道:
“没有其他的骸骨。”
“骸骨?”
李维顿时愕然。
赞纳德深吸口,指着雕像旁的小型尸山道:
“是的,你看,既然那些银色蜥蜴有着对先祖进行祭祀的习惯,那么总不可能是在我们到来后才突然一时性起吧?
“可这里除了这批刚被对方堆在这里的兽人尸体,你还看到有其他任何骨骸吗?”
李维刚想说既然是祭祀先祖,好歹每次怎么也要把这里收拾下再说吧,就顿时想到以那群没脑子的银龙智商,有给祖先孝敬的心就已经很难得了…还能指望他们在扫墓时注意卫生?
是啊…这里…不太对劲!
李维猛地挥起爪子将石像基座的兽人尸体扒开,果然…地面别说是什么骨骸了,简直比狗舔的还干净!
“我们先离开这…”
可他才刚说到一半,突然,身后远处就听到一阵含糊不清却能听懂的声音:
“快…快跑,快跑…爸…爸爸要开饭了,再不跑就要被爸爸一起吃掉了…”
“吼…吼吼…”翅膀急忙煽动的声音。
李维猛地回首,就看到身后的隧道中,两头身形瘦小的银色蜥蜴如同受惊的小白鼠般缩了回去,只看到两条因为紧张而绷的笔直的尾巴一闪而逝。
‘!他们居然会说话?’
李维整头龙都惊了,紧接着第二个反应就是他们先前说过的话:
快跑?再不跑就要被爸爸一起吃掉了?
卧槽,感情你们已经物资匮乏到这么重口味的地步了吗?
不是!在星界你们还至于这么饥渴吗?
脑子虽然是这么转着的,身体已经本能的朝着那两头‘银龙’逃窜的方向猛地扑去。
而身旁的吉斯洋基人似乎也察觉到了致命的危险,溜的比他还快。
几乎就在他们刚刚离开原地,脚下,不!整个广场腔域都开始剧烈震颤起来,仿佛有什么巨物在地面翻滚奔腾着!
就在脑壳颅腔内都仿佛跟着发颤,整个视界都开始摇晃时,嘭的一声巨响,一条比李维记忆中任何一头巨龙都要庞大的…触手从广场后方的幽深隧道冲了出来。
末端张开的巨口更是猛地扑在了他们原先待着的地方,扑空之后,又径直撞碎了恐怖夜龙法拉祖尔的雕像,一头撞在广场边缘的石壁上方才歇止。
没有吃掉‘新鲜的食物’似乎使它极为恼怒的晃了晃脑袋,明明没有眼睛只有巨口的头部却依旧像是能够锁定生者方位似的‘看向’目瞪口呆的李维他们,然后发出一声肉眼可见的恐怖嚎叫:
“吼!!!!!”
刹那间,李维只感觉整个世界好像就只剩下这个振聋发聩的声音了,整座浮空山脉仿佛都在为之瑟瑟发抖。
与此同时,他也至于知道那两头银龙口中的‘爸爸’是什么鬼玩意儿了!
这种无法名状,不规则且扭曲,就好像是触手末端吊着颗只有嘴巴般丑陋脑袋的东西,不就是他第一次窥视到希尔维记忆时,还舔了‘他们’一口的鬼东西吗!
这东西居然还留在这座浮空山脉里?!
真是日了狗了!
李维一边心中咒骂着,一边和那名吉斯洋基人一样疯狂朝着山脉深处逃窜。
丝毫没有半点停下来跟那玩意儿试着较量一下的打算。
开什么位面玩笑!
当初整个银龙族群倾巢之力,一群像希尔维她妈托利斯塔娜那样的存在对着它玩命的喷吐龙息,都跟挠痒痒似的…
以他如今不过高等传奇的实力,天知道破不破的了防…
而且…
就听见轰隆一声巨响,前方的隧道再次‘喷’出一条巨型‘舔舐者’,二话不说就张开大嘴,朝着李维甩出一条洒出漫天口水表面还全是瘤状物的舌头,同时还发出完全无法解读的声音:
“卡…撒…”
瞬息间,周遭的隧道中陆续涌出成百上千条‘舔舐者’将整个通道几乎堵成了癌症晚期还严重高血脂的动脉血管一样。
“法克!”李维赶紧用魔法将自己的体型缩小至幼龙般大,躲过了对方爱的一舔,然后整头龙就跟穿梭在丛山峻岭中的翼装飞行员般险象环生的穿梭在这密密麻麻的天罗地网间。
他可不想变成希尔维那样的逗比!
至于那名吉斯洋基人早已没了踪影,天知道是被那虚空怪物吃了还是已经逃过了一截,只顾着逃命的李维根本就没工夫去管对方的死活,互相利用的他们之间又没半点交情!
‘该死的!怎么感觉这玩意儿盯上我了!’
面对这重重擦上就残,撞上就死还无穷无尽的可怕怪物,李维也渐渐开始感到无力了!
就在他准备豁出一切拔出背上的‘指甲刀’给这东西好好‘理下发’时,眼角余光就忽然看到侧方的某个隧道口竟是冒出一个有些‘熟悉’的脑袋。
就见先前那头出声提醒他离开的那头小银龙竟是去而复返,不停的对着他晃着爪爪:
“这边!这边跑啊!你今天是吃撑了分不清路了吗!”
李维微愕,扭头看了一眼穷追不舍的无数‘舔爷’,然后不再犹豫的一头扎进了对方所在的隧道里。
双爪搂起那头好心的小银龙一起狂奔,结果就听见对方满是疑惑的问道:
“咦?你明明偷吃了那么多祭品,怎么还缩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