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633章 如意如意鑒賞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早上,贾平安带着两个孩子洗漱。
“洗脸!”
哗啦!
兜兜一脚踩在水盆里。
“刷牙!”
猪鬃毛做的牙刷刷啊刷!
贾昱很好奇,把牙刷冲着自己的脸使劲刷!
小畜生,脸都要破了!
贾平安抢过牙刷,贾昱张嘴……
“再嚎就收拾!”
贾平安亲自上手,把俩孩子收拾了一遍,随后抱着出去。
吃早饭时,两个女人一边带一个。
“我不吃这个!”
兜兜痛苦。
“必须吃!”
苏荷摆出了母亲的威严。
“阿娘!”
苏荷无动于衷。
“哇!”
贾平安无动于衷的看着。
原来,做父母就是这样的吗?
贾昱也跟着哭。
一大早就是这般的鸡飞狗跳啊!
还好有阿福。
“阿福!”
阿福悄然而去。
迅速爬上墙头。
呯!
“阿福!”
赵贤惠欢喜的声音传来。
哎!
这个小畜生也不挨家了。
贾平安起身,“别打孩子啊!”
“阿耶!”
兜兜被苏荷抱着,泪眼朦胧的伸手,就像是即将掉进虎穴。
贾平安硬着心肠走了。
到了前院,几个护卫蹲着在说话,见他出来,陈冬迎过来说道,“郎君,咱们盯住了黄卓,只等他出来就动手。”
“一群杀胚!”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贾平安骂道:“都老实些。”
动辄打杀,娘的,贾家又不是土匪窝。
陈冬干笑道:“就怕黄家报复!”
“黄卓不敢!”
贾平安真心希望黄卓疯一把,冲着自己下手。
他现在就想找个由头,寻个沙雕来下狠手。黄卓若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那就是现成的靶子。
“关于抑制土地兼并之事,皇帝只是试探了一番就被群臣堵了回去。黄家随即被许敬宗弹劾,黄卓但凡敢动手,我悄然弄死他一家皇帝只会叫好!”
贾平安策马在朱雀大街上缓缓而行。
“小贾!”
声音很熟悉,但有些变化,好像有些气急败坏的味道!
超棒的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 愛下-第633章 如意如意展示
贾平安回头……
许敬宗落汤鸡般的出现了。
“许公你这是……”
“贱狗奴。”许敬宗抹了一把脸,“先前遇到了几家人,竟然泼了我一身。”
他一靠近,贾平安就嗅到了怪味。
“这是什么味?”
许敬宗干呕了一下,“好像是……呕!”
老许被泼粪了。
这事儿真心过分。
“谁干的?”
“赵家和周家。”
许敬宗悲愤的道:“此事陛下怕是不好处置。”
MMP!
过分了啊!
许敬宗弹劾,你觉得不妥那就反弹就是了。
娘的,泼粪……
“奸臣许……哈哈哈哈!”
那些上衙的官吏见到了许敬宗的狼狈模样,许多都是捧腹大笑。
“活该!”
许敬宗触及了许多人的核心利益,所以此刻就成了过街老鼠。
“老夫犯了何错?”
许敬宗的咆哮声格外无助。
贾平安看了那些人一眼,眼中多了轻蔑之意!
他去兵部照个面,随后就令人去打听赵家和周家的情况。
“那两家都是兼并土地比较厉害的。”
包东也知晓了许敬宗被泼大粪的事儿,一脸纠结。
太特娘的恶心了啊!
贾平安问道:“隐户呢?”
包东心中一凛,“武阳侯,兼并土地可以查,可隐户……这个犯忌讳。”
兼并土地可以说是恶行,但收纳隐户这个就是在挖大唐的墙角。
贾平安起身道:“此事你和雷洪别去。”
包东炸了,“武阳侯这是看不起下官吗?”
雷洪扯扯脸上的胡须,“这般热闹之事,不去下官定然后悔终生。”
两个棒槌!
贾平安出了兵部,先去了家中。
“王老二守家,其余的,跟我来!”
杜贺觉得这势头不对,“郎君,这是……”
“许公被人泼大粪!”
杜贺愕然,“那也不至于此吧?”
“当初我和表兄初到长安时,若是没有许公的照拂,哪有今日?做人……”贾平安的眼中全是煞气,“要厚道!”
……
“放肆之极!”
宫中,皇帝震怒。
“陛下,许尚书刚到礼部,说是闭门不出。”
奇耻大辱啊!
众目睽睽之下,许敬宗社死了。
李治冷冷的道:“那两家为官的,查!”
武媚来了。
“陛下,此事不可轻易罢休!”
“朕知道。”李治淡淡的道:“朕令人去查赵周两家的官员。”
武媚觉得太软了些,“陛下,为何不直接拿人?”
这个女人……好像很凶悍!
不知从何时起,这两口子竟然有了些相依为命的感觉,于是武媚也渐渐的露出了‘本来面目’。
——攻气十足!
相比之下,李治就像是个老阴比……他摇头,“可以争斗,但拿人会引发许多麻烦事。”
君臣之间有事儿都要按照规矩来做,今日你越矩,明日他越矩,后日就要造反了。
所谓做皇帝也难!
做一个世家门阀当道的皇帝更是难上加难。
武媚的眉微微一挑!
——软男!
……
“砸!”
呯!
赵家的大门被撞开。
陈冬想表功,王老二骂道:“郎君说是砸,怎地用撞?”
——差评没商量!
几个家仆喊道:“有贼子!”
一群家仆拎着棍子来了。
“打!”
贾平安冷冷的道。随后走进去,看着这一片建筑,赞道:“果真是富丽堂皇……可耶耶怎地看到的都是百姓的血泪。”
贾师傅要动手,自然要寻个由头。
呯呯呯!
一群仆役被打的满地找牙,赵家一家子出现了。
“武阳侯?”
“我家与你无冤无仇,为何大打出手?”
贾平安狞笑道:“昨日贾家丢失了十万钱,有人见到你家的大郎君出现在贾家门外,此事发了!”
“大郎?大郎!”
一个男子上前,眼中几欲喷火,“贾平安,我昨日在家,你这是血口喷人!”
“砸!”贾平安就像是个恶霸地主,冷冷的道。
呯!
轰!
木柱子被拉倒,顿时灰尘漫天。
“畜生,还不……还不停手?咳咳咳!”
赵家的老爷子指着贾平安骂道:“你这是为了许敬宗而来,畜生,你不得好死!”
“老狗!”
贾平安冷冷的道:“你且把屁股洗干净,准备进大牢吧!”
呯!
正堂完蛋了。
一户人家,正堂就是门脸。门脸被砸,就是打脸。
“走!”
贾平安扬长而去。
“去,去大理寺告他!快去!”
赵家的老爷子气喘吁吁的捶着胸口,发出要把肺叶咳出来的声音。
“贾平安又去了周家!”
同样的事儿周家也遭遇了一遍。
两家人发狂了,合在一起去大理寺告状。
……
自觉已经社死的许敬宗在值房里木然坐着。
被呵斥,被辱骂都没问题,比如说以前多少人骂他是奸臣许?可有毛用!
但被人当街泼大粪,除非他能报复回来,否则以后连出门都会被人取笑。
大唐版的社会性死亡!
有人敲门。
许敬宗的眼中迸发出了异彩,“进来。”
一个小吏进来,小心翼翼的看了许敬宗一眼,“许尚书,二位侍郎说……有事,晚些再来。”
老许社死了,后续如何还不得知,手下却敏锐的先避祸再说。
许敬宗眼中的神彩黯然。
当你倒霉时,连一只虫子都能欺辱你!
小吏出去。
“哎!”
许敬宗叹息,“老夫为何要弹劾……可不弹劾,那些百姓没了田地耕种。没了田地,府兵从何而来?老夫……不忍呐!”
他泪水涟涟,吸吸鼻子,“今日看似还好,可十年二十年后如何?我等的子孙可还能安稳?那些权贵豪强就靠着田地传家,越传越多……可天下呢?越来越少。”
“可先前就有人叫老夫泼粪尚书,以后……以后如何见人?”
“许尚书!”
外面有人敲门。
许敬宗胡乱用袖子抹去泪水,“进来。”
还是先前那个小吏,他的眼中多了异彩,“许尚书,武阳侯刚才去砸了赵家和周家,还拆了他们的正堂!”
许敬宗呆若木鸡。
“许尚书?”
小吏欢喜的道:“如此你就翻身了。”
要翻身,唯一的法子就是报复,可许敬宗知晓皇帝那边不会下狠手,所以才倍感煎熬。
但……
“小贾!”
许敬宗红了眼眶!
……
“陛下!”
王忠良急匆匆的进来,“陛下,武阳侯砸了赵家和周家。”
李治睁开眼睛,愕然。
武媚急匆匆的来了,“陛下,平安这是义愤填膺,忍无可忍才出的手。”
“你担心朕处罚他?”
武媚苦笑,“那两家人怕是要疯了,随后弹劾平安的奏疏能堆满了宫中。”
李治淡淡的道:“砸的好,先让他在家中躲一阵。”
武媚愕然,“陛下……”
李治最擅长的便是甩锅,这等时候他为何愿意扛着?
李治平静的道:“朕虽然只是试探,但他们却担心朕在以后不断试探。所以他们羞辱许敬宗,目的依旧是向朕示威……”
呯!
陶枕落地碎裂。
李治睁开眼睛,冷冷的道:“朕便在宫中,去问问他们,可是要起大军来攻?若是,朕有虎贲在手,便与他们一决胜负!”
“扶朕起来!”
王忠良赶紧上前。
李治起身,觉得依旧头晕。
他走到寝宫外,对武媚说道:“君臣之间从来都不会太平,此事看似土地兼并,可根源却是朕渐渐拿回了权柄,有些人不安了。”
武媚身体一震,“陛下……”
原来他一直心中有数。
所谓的试探也只是一个试探。
那些人疯狂反扑,不过是因为皇帝这几年拿了太多的权利罢了。
在朝堂上他赧然的微笑越来越少了,取而代之的是威严。
“帝王失去威严,便是傀儡!”
“他们想什么,朕一清二楚。”李治淡淡的道:“王忠良!”
“奴婢在!”
王忠良只觉得热血沸腾。
“赏贾平安的两个孩子……玉如意!”
如意如意,如我心意!
这个兆头极好!
武媚福身,“臣妾一直以为陛下……”
“你以为朕一直在舅舅的压制之下无力反抗?”
李治的眉间多了睥睨之色,“是朕的权力,朕就会拿回来!”
“多谢陛下!”
武媚为贾平安道谢。
李治说道:“贾平安此举看似莽撞,可却给了朕出手的良机。那些人羞辱许敬宗,朕难道就不能羞辱他们?贾平安代朕出手,朕心甚慰!”
呃!
有些奇怪的地方啊!
王忠良冒死提醒,“陛下,武阳侯如今没在百骑了?”
贾平安没有动手的权力。
李治淡淡的道:“兵部的官员就不能为朕出手了吗?”
这个没问题!
帝王的威严之下,一切都是渣渣!
王忠良带着人亲自去了道德坊。
“阿耶!”
“跑快些!”
空地上,贾平安正在奔跑放风筝,贾昱和兜兜在欢呼。
“起来了!起来了!”
贾平安止步,得意的扯着线,“看看,是不是飞起来了?”
“阿耶,给我!给我!”
兜兜抱着他的腿仰头哀求。
贾昱却非常有志气的弄了一根草在边上扔。
“武阳侯!”
贾平安蹲在地上回头,“咦!王中官?何事?”
王忠良板着脸,“陛下有赏赐!”
贾平安起身,“可我这……”
风筝才将起飞,闺女还眼巴巴的等着玩呢!
王忠良干咳一声,“陛下赏赐贾家小郎君和小娘子玉如意。”
贾平安笑眯眯的谢恩,随即接过玉如意。
王忠良看着他。
你得给个态度啊!
“大郎,兜兜,来,谢谢陛下。”
贾昱昂首,“谢谢……”
老大很傲气,贾平安对此也颇为头痛,就怕他长大后眼高手低,或是没朋友。
“谢谢陛下。”
还是闺女好,柔柔的,连王忠良都笑了起来,“好个可爱的小娘子。”
“阿福!”
阿福从后面的田地里钻了出来。
贾平安见它一身脏,不禁就怒了,“还知道回家?”
阿福走过来,果果把玉如意递过去,“阿福,给你!”
王忠良回身,“走!”
贾家的小娘子把皇帝的赏赐送给了食铁兽……没脸了!
可谁都没法和一个女娃娃较劲。
“郎君。”杜贺来了,“陛下赏赐……难道是鼓励之意?”
他原先就是官员,所以对此事颇为忌惮,“这是君臣之间的较量,咱们家还是避开为好!”
“我也想避开!”贾平安看着两个孩子在争夺掉下来的风筝,淡淡的道:“可大郎和兜兜以后怎么办?”
“先生!”
人渣滕和尉迟循毓来了。
“先生,此事你却做的太显眼了。”李元婴甩甩头,冲着看向自己的贾昱笑了笑,换来一个默然,“那些人泼粪不过是想通过羞辱许尚书来向陛下示威,陛下自然会反击,你何苦去打砸,咦!那是什么?”
玉如意被丢在地上,阿福看都不看。
“宫中的玉如意?”
尉迟循毓过去捡起来,欢喜的道:“竟然能捡到这等好东西……这里怎地还有一个?”
难道玉如意已经烂大街了?
杜贺暗自得意,“陛下赏赐给家中的小郎君和小娘子。”
皇帝竟然硬扛?
李元婴干笑道:“不过此事先生你依旧做的太过了。”
“你可知大唐的田地还能支撑多久?”
贾平安就像是在课堂上一样问道。
李元婴茫然。
“我教的都忘记了?”
贾平安真想一脚把这货踹飞。
“长安的粮食不够吃,这便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贾平安骂道:“你们活的逍遥自在,等特娘的天下大乱时,你等的子孙就会成为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今日你等的享受,就会报应在子孙的身上,报应不爽!”
娘的!
看看历史,多少教训,可这些鸟人从不在意。
汉末天下大乱,死了多少?
等到了唐末时,世家门阀,权贵豪族被杀的和鸡一般。
到了宋末,皇族被大宋‘忠臣’蒲寿庚几乎一网打尽。
明末更不消说,皇族被当做是肥猪宰杀,一家一家的杀光。
“不至于吧。”李元婴觉得贾平安想多了,“先生,我大唐如今所向无敌,还会有这么一日?就算是有,少说也得三五百年后,到了那个时候,谁能看得到?”
马丹!
贾平安一脚踹去,李元婴大概是生平第一次被人踹,一声惨叫。
“我倒是忘记了你就是能生,生了一堆孩子也不管!”
贾平安摇摇头,回身道:“大郎,兜兜,咱们回家。”
“阿耶!”兜兜可怜兮兮的哀求。
贾昱昂着头不说话。
“先生。”李元婴讪讪的道:“三五百年之后,咱们真的管不着了。”
“三五百年?你想的美!”
贾平安不屑的道:“最多五十年,田地就会不够分配,随后是什么你可知道?”
“先生,滕王经常说些何不食肉糜的话,”尉迟循毓补了一刀。
李元婴甩了甩头,鄙夷的道:“你除去告密还会什么?”
五十年后,土地和人口的矛盾就会越演越烈,后续内部矛盾突出,因为土地的缘故,府兵制崩溃,募兵制登场,给了边塞大将更多的权利……随后安禄山就用那些招募的大军给了大唐致命一击。
这个时候和他们说这些没卵用,都觉得几百年后的事儿……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
贾平安回到书房,李元婴等人跟了进来。
“阿耶!”
贾昱站在书柜前伸手,贾平安给他去了那本书,“别撕啊!”
“阿耶!”
兜兜却是伸手要抱抱。
贾平安把她抱在怀里坐下,淡淡的道:“你等可以不管子孙,我却不行。”
李元婴纳闷的道:“先生,五十年之后真的会出现土地不够的窘况?”
贾平安看了他一眼,第一次用那种轻蔑的语气说道:“你觉着前汉能延绵数百年,大唐也该如此?”
“难道不是吗?”
兜兜在冲着他做鬼脸,李元婴觉得自尊心受到了一百点伤害。
贾平安笑了,很是不屑,“前汉是全农皆兵,所以只要有农户在,他们就不担心兵源。而大唐却是府兵制,是全兵皆农,有土地分配就有府兵。土地还能再分多少年?”
李元婴和尉迟循毓在思索。
“给你们一个功课!”
贾平安说道:“你二人去长安周边转一圈,看看空余的土地还有多少。”
一群棒槌,娘的,得让他们吓尿!
……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