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第五百章 老孃的刀呢?滅口!統統滅口!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苍!”
后土咬牙切齿,站起身来,杀机澎湃。
“你说我什么?”
她死死瞪着龙祖,凶戾的气息席卷而出,让许多大巫噤若寒蝉,不敢吱声。
别说他们。
就连稍弱一些的祖巫,此刻也是一个个都很安分,老老实实的做个“良民”。
也就是偶尔的“眉来眼去”之间,交换各自的心思想法。
——她急了她急了!
的确,后土急了。
女娲很生气,后果……或许会非常严重。
偏生苍龙眼下做事,只可能使她更生气,下火嘛……是不可能的了。
便见龙祖倨傲的抬头,目空一切般,完美符合“龙王”这种神奇生物的形象,嘴角一歪,整条龙抖起来,吸引仇恨,在女娲心中的黑名单榜单上疯狂冲刺,要将伏羲拉下位!
“不会吧不会吧?”共工哈哈大笑,“后土,你不会真的是聋了吧?”
“我说的那么清楚,你竟然还有疑问?”
“怎么,认为我对你的评价有问题?”
“呵……呵呵!”
“你——妇人之仁!妇人之见!”
“无能、无用、无德……”
苍·战神·龙,他加重了语气,在女娲已经燃烧到极致的怒火上,又浇上了一把油。
这一刹那,女娲感觉到自己的太阳穴处,如擂鼓般的嘭嘭在跳动,某些神经更是绷紧到极限,而后发出“咯嘣”的一声断裂声。
她心态崩了、炸了!
这一刻。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苍龙就是女娲心中的唯一。
什么万恶兄长——伏羲,什么竞争对手——鸿钧,统统的靠边站!
她要手撕龙祖,将他千刀万剐,落刀山、下油锅啊啊啊!
龙肝、龙肾、龙肉、龙心……她要炖一锅龙杂汤,再来一份烤全龙!
龙祖打穿了女娲的精神防线,所作所为对娲皇的伤害,已经要赶上当年伏羲对女娲抄家的行为——那是一枚功德币都不给留下来,空荡荡的娲皇金库,让耗子看了都要流泪,为女娲痛哭。
现在,龙祖施展阴阳怪气大神通,正在超越前人,问鼎娲皇仇恨榜的榜一。
对此,娲皇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要还能忍,她又有何面目,统帅巫族、征伐天地,为人族至高无上之圣母主宰?
不能忍!
决不能容忍!
当怒火焚烧到极致,女娲的心态却诡异的冷静下来,只有那一身恐怖绝伦的威压,陡然间激增了百倍千倍,杀意狂涌,让时光断流,让万道崩灭,向着龙祖横扫而去。
虚虚实实之间,恍惚间有宇宙的破灭,又有天地的重开,万象万物在改易,女娲在炼化乾坤,又在重塑玄黄,为洪荒之真命主!
这,就是造化!
女娲修持造化之道……这本是一条通天之道,甚至足以抵至盘古至境!
何为造化?
创造,演化。
它涉及到了无中生有的概念——创造,也阐述了新旧更替的理念——演化。
其中,演化很特殊。
新的诞生,旧的消逝……这样的变化注定了,造化不止是造化,还包含了一种毁灭。
在毁灭中新生,在衰亡中延续。
造化,它理论上能阐述一切道的演化,只要在这条道上走的足够远,没有什么是不能覆盖的。
哪怕如今颇有名声的三清天尊,各自执掌“开辟”、“存续”、“终结”的道路,三者合一,更是一种大圆满的道之演绎。
但若是细细算来,这何尝不是被造化所覆盖进去?
造化一道,可生万道!
洪荒有一玉碟,是为先天至宝,其名——造化玉碟。
用“造化”二字打头,足以说明此道之非凡了。
当然,理论归理论,现实很难做到。
以造化生万道,将所有的道变成子集,成为下属,自身化作诸神之王,这太难。
不止硬件过关,软件更要过关——需要足够的心思算计,合纵连横,成为大势,才能让诸神服服帖帖。
这点上,女娲尚有欠缺。
不过,她只是自身欠缺,但另一半不缺。
——伏羲!
伏羲与女娲为兄妹,其实暗合至理,互相补足。
一个是造化,一个是易道。
羲皇修易,最能掌握变化……当造化之道提供了足够的硬件基础,他就能发挥出最强的软件能力,配合上心思敏锐,高瞻远瞩,团结所有能团结的力量,坑死所有跟他对着干的敌人……
胜利果实的归属,早已是注定。
所以最古老的时代中,伏羲化身成为了“开天辟地太昊皇”,正位盘古!
也因此,有些瞎说大实话的古神,冒着生命的危险在作死时讲过,这苍茫洪荒,有着一个最恐怖的黑庄,是为——
兄妹黑庄!
这不是乱说的。
此刻,就是苍龙在直面这位造化主宰的威势霸道。
暴怒中的女娲,一巴掌就拍了过去,也不管什么团结友爱、互利共赢了。
她要给龙祖一个教训!
让苍明白,太过分,是会有报应的!
“嗡!”
一只手掌,精致莹白,作虚握状,抓向了苍龙。
掌指划过天地间,看似漫不经心如拨动琴弦,却是激荡出最悠长深邃的造化玄音,波动了整个洪荒的韵律。
天地还是那个天地,世界还是那个世界,看起来似乎就没有过什么变化,但实则……最根本的元气、物质、本源,都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调动了,凝聚成一个整体!
而这整体的运转,高下相倾,音声相和,万象万物律动的玄微,在用最繁复的方式重组着,最后掌握在那只虚握的手掌之中,化出了一束道光,能撼动寰宇太虚,碎灭兆亿时空!
开天辟地,成就洪荒,这是一种最伟大的造化。
此刻,女娲借用着这种概念,进行着不可思议的入侵……纵然入侵成功,洪荒宇宙自有防御机制,莫得乱来,体量虽大,能给她借用的却少。
就如总资产和流动资产的区别,不可能被随意挥霍糟蹋。
饶是如此,那也足够的震慑人心!
当那一道光绽放,如同复刻了昔年盘古开天时的某一斧,再现人间,斩灭了整个混沌的时代,铭刻下永恒的定义!
做为旁观者,看到这道光,都是心神颤栗,嗅到了死亡的危机。
哪怕是如烛九阴这般,神通广大、法力无边的太易古神,都暗中倒抽一口冷气,决定接下来要跟女娲好好说话,做一个讲文明、讲道理的正气神圣。
没办法,实在是吓人。
就冲女娲这一手。
打残一个踏足太易不长时间的顶尖神圣,一点问题都没有!
大罗和大罗是不同的。
优美玄幻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 起點-第五百章 老孃的刀呢?滅口!統統滅口!相伴
太易和太易……那也是不同的!
鄙视链,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存在的。
都是太易大罗,但鸿钧和女娲毫无疑问,是这其中的霸主存在。
然而……
“就这?就这?”
苍龙却大笑出声,没有避其锋芒,相反还很淡定的迎击而上。
他迎面一扑,周围云气缭绕间,龙祖……变得超然了起来。
造化的仙光能洞穿岁月,粉碎寰宇,可是在这里……却失效了!
仙光穿过龙祖,却空空如也,如同相隔了永恒,可见而不可及。
炼化红云的道果,尽取其道路精华,对苍龙而言,是一次蜕变。
尽管红云只有太初巅峰的道行,没能踏入太易,杀了的收获少很多……可龙祖的手段依旧得到了飞跃般的提升。
神龙见首不见尾!
不知来龙,不知去脉,永远看不见全貌,不能认全真相。
但真龙却用自己的方式,展现威势,统御时代!
不可及,不可近,无人能近其身,更遑论伤他。
这是一流的保命神技,被苍龙给点了出来,连强势如女娲此刻的造化神通,也奈何不得他,真正有了叫板的资格!
也无怪,他敢说“就这”……是有本钱的。
“女娲!”
“你还用老眼光看我?”
“我今天就教你个乖……”
“告诉你——时代变了!”
“垂垂老妪,何作妙龄?”
苍轻吟着,为自己正名,堂皇正大。
女娲老矣!
未来的时代,还要看他苍龙!
顿时,盘古圣殿中大地震。
许多大巫、祖巫,都把头低了下去,不敢看女娲的表情……他们感觉到了,有恐怖的大风暴将来。
“苍……你很好。”
女娲冰冷的话音,在诸神耳畔回响。
那份冰冷,能让人感受到她意志的坚定——
苍龙这个逼,这个时代里,她一定要他死!
谁都保不住!
她女娲说的!
即使是现在,不好打死对面,也要打残他!
至于说,女娲能不能有这份本事?
那当然是……
有!
下一个瞬间,女娲抬起了手。
这一回,不仅是有造化的律动,还有……轮回的至理!
精华玄幻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 起點-第五百章 老孃的刀呢?滅口!統統滅口!閲讀
造化——轮回!
这是女娲尝试走出的盘古之路!
昔日,伏羲女娲联手成就了一颗盘古道果。
而这里面,因为长幼有序,羲皇独享成果,作威作福一整个时代。
在外,诸神慑服;在内,女娲俯首听命。
不过,强权之下,必有反抗。
女娲做妹妹,做了漫漫时光,做的腻歪了……再有无良兄长管的太多,总是教她做事,让其极度愤慨,最终在家里高高举起了反旗。
——长幼之序,宁有种乎?
老娘反了!
要鼎革本命!
当然。
事关重大,不可随意胡来。
否则……
成功了,那叫为改变命运而奋斗的伟大事业。
失败了,就会成为眼高手低的憨批造反行为。
要有足够的理论指导、思想依据,科学的、系统的,阐述出一条通往盘古的道路。
——还是要跳出“易道”和“造化”这两种大道的组合!
对此,女娲有自己的见解,证明这么多年来,她不是吃白饭混到今天的。
万物造化,天地轮转!
轮回!
天地有轮回,生死有轮回……一切的一切,都有轮回。
走过一次的路,下一次就有了记忆。
轮回,一方面是造化的扩充,是数据库的建立和填充。
另一方面,又是造化的补完,对人道生死的掌控——造化决定了对生的统治,轮回掌握了对死的解释。
或许,女娲没有伏羲的智慧才情、随机应变,更兼合纵连横,无往不利。
但是她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单凭自身,依旧能成为诸神中最靓的仔之一!
此时此刻,苍龙见到了认真姿态下的女娲,最直观的了解到她的可怕。
——推动宇宙的造化,追溯曾经的辉煌,轮回之下,见证最强!
“回魂……仙梦!”
女娲曼声道,让龙祖浑身上下的每一枚鳞片都炸起来了。
时光粼粼间,这座盘古圣殿的时空变幻,轮回在洪荒宇宙的造化洪流之中,直到与一个特殊的时间点相重合。
“咕咚!”
在场的大巫、祖巫,非常整齐划一的咽了口唾沫。
哪怕是苍龙,这位刚刚疯狂升级、膨胀到六亲不认地步的大佬,也不能例外!
为何?
只因为,他们在一起“观礼”——观盘古怒斩三千混沌魔神!
女娲一手回魂仙梦,无视当事人是否同意,直接强势进行时空传送。
——什么“神龙见首不见尾”……我倒很想看看,你还能不能在盘古面前玩障眼法?
“上!”
女娲小手一挥,招呼起盘古,让他进击!
“给我打屎他!”
一阵沉默后。
这立身在过去时间节点、肩负使命的无上巨神印记,他……动了!
似乎是不经意间的手滑,一道斧光就歪了那么一点点。
斩破了时光,超拔于永恒,劈头盖脸的就冲着苍龙砍了下来。
那种横扫一切的威势,屠戮诸神如屠狗的霸道,一下子就戳破了苍龙如气球般膨胀的内心。
“你竟然叫人?!”
苍龙十万分的震撼,“这还有天理吗?这还有王法吗?”
“卑鄙啊!”
“你既不仁,也休怪我不义了!”
斧到临头,苍龙也急了。
咬咬牙,跺跺脚。
开门!
放狗!
哦不对,是猛虎出闸!
呃……也不准确。
是道祖出笼!
这一刻,他很庆幸。
幸好当年,他策划的周全,妙计迭出,安排的妥妥当当。
预先就联系上了鸿钧,让他在关键时候能派上用场。
这不?
用场就到了!
“走你!”
心底一动,他所掌握的部分巫族大势,与妖族的大势,在冥冥中相合了!
召唤——鸿钧!
道祖不能从紫霄宫里主动出来,这没错。
但……成为召唤兽,“身不由己”的出来?
这犯规吗?
不算!
就见下一个瞬间。
千丝万缕灿烂光辉,从虚无中垂下,挡住了无坚不摧的斧光。
同时。
整个洪荒巨震!
一个庞然大物,挤进了天地中,往凤栖山那处一撞,亦是往这回魂仙梦所成的禁术时空一撞!
紫霄宫!
鸿钧道祖的打工地、办公室!
时空动荡,曲折封闭,巫妖两道磅礴的运势交织缠绕,连接成一体,拱卫着紫霄宫,默契的不可思议。
女娲看着,双目圆睁。
尽管她心底已经有了预料,但看到这一幕,心态还是要炸裂,玻璃心碎成一地。
——就这情况,你们早就是一伙的了吧?
——还说什么钓鱼、诱饵……
‘狗逼帝俊!’
‘你演我?!’
‘不……’
‘是你们联手演我?’
第一时间,她心中闪过以上念头。
震撼女娲一整年。
小丑竟是她自己。
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耻辱,被人欺骗,智商遭到了羞辱。
这世道,还能不能好了?!
人之人之间的信任在哪里?
老娘的刀呢?
一定要把你们统统杀了,灭口灭个干净,才能保住一世英名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