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od7e优美都市言情 天降我才必有用 愛下-第八百六十九章 造化弄人鑒賞-5mc0x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安崇光在沙发上坐下,口中红酒的味道感觉有些苦涩:“谁让你这么做?你我之间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你为什么要生下我的女儿?”他本想说为我生下女儿,可一琢磨,人家生下这个女儿绝非是为他白白奉献。
陈玉婷道:“其实我过去也不知道九九的父亲是谁。”
安崇光诧异地望着她,从陈玉婷的目光中他得到了证实,策划这件事的人并不是陈玉婷。
陈玉婷道:“有人利用我为你传宗接代。”
首席總裁,愛妳入骨
安崇光唇角浮现出一丝苦笑,他一向自视甚高,可通过这件事忽然发现自己只是一个被人摆布的可怜虫,这种感觉比受到岳先生的操纵更加难受。他可以断定,问题就处在他们夫妇的那次助孕,有人利用自己的精子让陈玉婷成功受孕,最后生下了萧九九,陈玉婷此前多年并不知道自己是捐精的一方,不,这不是捐精,是被人窃精了。
安崇光叹了口气道:“原来你我都是受害者。”
陈玉婷纠正道:“我是受害者。”在她看来,安崇光从未尽过做父亲的责任,却收获了一位美丽的女儿,对他而言这就是天降之喜,他并没有损失。
安崇光无意和她在这件事上进行争论,低声道:“你不用顾忌,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会保障你的安全。”
陈玉婷摇了摇头道:“你保障不了。”
安崇光皱了皱眉头。
陈玉婷道:“我也是刚刚搞清这件事,那个人让我为你生下九九,原因是他要留下后代。”
她的话乍听荒诞,可是细思极恐,安崇光道:“你是说,操控这件事的人和我有关?”
陈玉婷点了点头道:“我想他本以为是你的父亲。”
安崇光摇了摇头道:“我的父亲在我出生前已经死了。”
陈玉婷道:“有个人和你拥有几乎相同的遭遇,他的年龄和你相仿,同一个月出生,父母也都在出生前就已经死去。”
安崇光下意识地向后靠了靠,内心强大如他,也需要沙发的靠背给自己支持,他甚至担心自己可能会承受不住。
陈玉婷道:“你知不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安崇光咽了口唾沫,紧紧抿住嘴唇,他想到了一个人,但是他不想说出口。
陈玉婷道:“你查过我的档案?”
安崇光点了点头:“你出身于神密局,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被开除,关于陈玉婷的资料记载得并不详细。”
陈玉婷道:“在你进入神密局核心权力圈之前,我就已经为神密局办事,我主要负责整理神密局的秘密档案。”
無限開掛
安崇光吃惊不小,他并不知道陈玉婷的履职经历。
陈玉婷道:“你和谢忠军的身世很像,同年同月,都是在同一所福利院被人收养。”
安崇光感到口干舌燥,他又喝了口酒。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陈玉婷道:“只不过你们被分配到了两个家庭,谢忠军去了秦老那里,而你去了另外一个家庭,在最早的档案中,你的亲生父母是……”说到这里她故意停顿了一下。
安崇光对此一无所知,但是他知道就快揭开真相了,自己现在掌控的秘密档案无疑是被人改动过的。他认为陈玉婷不会平白无故告诉自己真相,她期望从自己这里得到一些回报。
至尊爐鼎 徒有夢
安崇光道:“我会保证你的安全,如果你希望,我可以帮你改变身份,让你在人间彻底蒸发,以另外一个身份活下去,从此再也没有人找你的麻烦。”
陈玉婷摇了摇头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怕死,我只想你保证女儿的安全。”
两人的目光相遇,虽然他们之间并无任何的感情,可是通过萧九九这个纽带已经将他们捆绑在了一起,无论他们情愿与否,这已经成为事实。
黑色感情线 仇若涵
安崇光道:“我保证。”
“我要你保证,为了她你可以不惜代价。”
安崇光用力点了点头道:“我会不惜生命!”说出这话的时候,他内心中热血澎湃,安崇光意识到自己的这句话没有一丝一毫的虚伪成分在内,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可以为了一个人不惜自己的生命,而且毫不犹豫,即便是当初有人告诉他张弛是他的骨肉时,他都没有如此激动,毕竟那时无法证实。
陈玉婷道:“你其实是一个影子,谢忠军的影子。”
安崇光的内心受到重重一击,他看不起谢忠军,一直以为谢忠军任何方面都比不上自己,可事实却是他一直都在给一个自己看不起的家伙当影子。
陈玉婷道:“你看过谢忠军的档案吧?”
安崇光没回答,即便是现在秘密档案的管理权在他的手中,没有联合签名他也不得随意查阅档案,这是违规的行为。
陈玉婷道:“你不用顾虑,我已经不是神密局的人,也不会出卖你,当年我负责整理秘密档案,按照局里的章程,负责整理档案的人在事后会被进行记忆消除,以免秘密档案外泄。”
安崇光点了点头,内部规定的确如此,神密局的保密章程是极其严格的。
陈玉婷道:“我有精神上的缺陷,这个缺陷恰恰可以让我可以对抗记忆消除,所以我仍然记得许多的秘密。”
安崇光道:“这么多年你一直隐藏得很好。”
陈玉婷道:“秦老和你的养父同时将你和谢忠军从福利院收养,分配到两个不同的家庭,你一路走来比谢忠军顺利得多,可现实却是你只是为了保护他而存在,因为谢忠军的父亲是向天行,楚红舟死的时候怀胎七月,秦老答应帮她抚育孩子长大,为了掩饰这孩子的身份,秦老未雨绸缪,做主准备,其中一个措施就是为谢忠军制造一个影子。”
安崇光咕嘟喝了一大口酒。
陈玉婷道:“还好谢忠军的身世一直没有暴露,如果他遇到任何的危险,你这个影子会首当其冲。”
安崇光道:“你的想象力真的很丰富。”
陈玉婷道:“可能连秦老自己都没有想到,问题最后会处在他尽一切可能保护的谢忠军身上,谢忠军终于还是知道了他自己的身世,他是向天行和楚红舟的儿子,而他向来敬重的养父其实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
无上征服系统 一剑长歌
安崇光摇曳着杯中的红酒,感觉自己的内心也随着这杯酒不停的转动。
傀儡!棋子!影子!
内心中浮现出莫名的悲凉,向来自视甚高的他从未想到自己的存在只是别人的陪衬,难道这就是自己活着的意义?
秦老如此,岳先生也是如此。
安崇光陷入长时间的沉默中,陈玉婷在这个时候居然没有打扰他,端起自己的红酒,抿了一口,姿态优雅,隐藏在心中多年的秘密终于可以找到人诉说,感觉舒服了许多。
安崇光望着眼前这个和自己有着说不清道不明关系的女人,心情错综复杂,陈玉婷到底想要什么?她到底是一个无意中看到秘密的目击者,还是计划的参与者?
“九九……”
他们拥有着共同的话题,陈玉婷道:“我想他是你的父亲。”
安崇光错愕地望着陈玉婷:“他是谁?”
陈玉婷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应该是神密局的七位创始人之一,他想通过这种方式为你留下后代。”
“我的父亲究竟是谁?”
陈玉婷道:“根据档案,只是一位普通的大学老师。”
安崇光道:“不是说他是神密局的七位创始人之一?”
陈玉婷道:“我想他搞错了,我并不是主动要拿九九的事情刁难你,是他逼我这样做。”
安崇光道:“你说他搞错了是什么意思?”
陈玉婷道:“虎毒不食子,如果你真是这个人的儿子,他不可能让我这样对待你,我想应该是神密局的档案,让他将你这个谢忠军的影子当成了他的亲生儿子,可后来他发现了真相,已经知道你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九九就变成了他利用我们的一张牌。”
安崇光的内心被恐怖笼罩,他压低声音一字一句道:“你是说这个人是向天行?”
陈玉婷道:“我不知道,我只是猜测,真正的答案需要你自己去寻找。”她抬起双眼望着安崇光道:“这个人做事不择手段,你务必要保护好九九。”
安崇光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
“我们的家族病史你应该知道,发病的时候也是异能觉醒之时,九九距离这一天越来越近了,你毕竟是神秘局局长,我想你应该有办法帮助她。”
穿越之民以食為天
安崇光点了点头。
陈玉婷叹了口气道:“这孩子过去一心想成为明星,站在聚光灯下,光鲜靓丽,为世人瞩目,可我只希望她做个平凡人,平平淡淡地过上一生就好。”
安崇光暗忖,像他们这样的人,平凡注定只能是一种奢望。根据陈玉婷所说,策划这件事的人应该是向天行,谢忠军是向天行的儿子,秦老为了避免他的身份暴露,所以在收养谢忠军的时候故布疑阵,同时安排了自己这个影子,向天行误以为自己是他的儿子。
造化弄人,安崇光的内心充满了苦涩。
陈玉婷道:“我该走了。”
安崇光愕然道:“你能去什么地方?”
陈玉婷道:“如果我留在这里只会连累你,假如你我都出事,就没人能够照顾九九了。”